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妻和教练
淫妻和教练
晚上八点,老婆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短裙,短及露大腿,因为老婆的臀部很翘,所以把身后的短裙顶的高高的,一不小心就可以看到里面,她里面穿着一件黑色的安全裤,头上戴着一个止汗套,穿着一件运动型白色小可爱,酥胸半露,我老婆的身材是37D-23-34,真令人担心她的安危。
  我:「老婆!你要去哪里?」
  老婆:「我要去打网球。」
  我:「这么晚了要跟谁打网球啊?」
  老婆:「老师们!」老婆常去学校打网球,那边会有一些老师在那边打,还有一些社会人士。
  我:「要不要载你去啊?」
  老婆:「不用了!你早点睡吧!我晚点回来。」
  我老婆叫王美珍,我们结婚一年多,虽然未有一子,不过过的很幸福,我一直深信老婆只爱我一个人,但是他最近每天都打扮得很时髦出门,我实在很难不怀疑,今天我决定去探的究竟。
  我看老婆给一个老男人开车载走了,我偷偷的开车跟在他们身后,一到网球场,还蛮多人的,球场旁边也坐了几个女人跟小孩,我戴上网帽,拿着球拍,偷偷的混进去,我听老婆喊那个老男人叫教练,应该就是他教我老婆网球的吧!
  他们组成一队跟另外两个也是看起来有些年纪的老人对打,老婆穿着低胸的小可爱,在跑动的时候,胸前的大乳球也跟着左右晃动,对面两个男人看得目瞪口呆,在场的男人也都停下手上的活动,来观看这场球赛,我看是要看我老婆的双乳吧!
  虽然场上也有几个女人在打球,不过都是一些妇人,根本就比不上我老婆,所以没人会去在意那些妇人的举动,老婆被那么多男人观看,我有些吃醋,打完后,我看球场上许多人都要回家了,毕竟也晚了,场上那些妇人是陪同老公来打球的也都跟着回去了,不一会儿,散到只剩下我跟老婆跟她教练,我看那位教练根本是单身,否则也不会这么晚了还没回家,我对着墙壁练习拍打,一边注意的他们的举动,我看到教练双手抓住我老婆的娇手,教她怎么挥拍,然后身体紧贴着她。
  在挥动的时候还不断的用下部去顶我老婆的美臀,手也不安分的故意去碰我老婆的胸部,看得我牙痒痒的,那位教练不断的在瞄我,好像示意要我快点离开,我假装离开球场,我赶紧跑回车上拿望远镜,然后回到球场外面找个地方躲起来,果然那个教练一看到我离开,就开始大胆起来,对我老婆上下其手,老婆:「讨厌啦!别这样!」
  教练:「别害羞!」我这一看,火气上升,那个教练一直要脱掉美珍的小可爱,美珍不但没有挣扎,还伸高双手,让他顺利脱掉,美珍主动的解开他蓝色的大奶罩,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教练拿起网球拍,压住美珍的大奶子,美珍的乳头从网子孔洞直立立的挺出来,教练双手手指不断的搓捏美珍的奶头,美珍的奶头被越搓越红,越来越直,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目前所发生的一切,我原本打算出面阻止这一切,但是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我发现我自己还看再看多一些。
  美珍呻吟:「恩……恩……」
  看老婆骚成那样,我怀疑她跟教练早就有关系了,美珍拉下了教练的运动裤,
  将教练的肉棒掏了出来,美珍跪在教练面前,将眼前的那根阳具整根塞入口中。
  她用我从未见过的狂暴姿态吸吮着教练的阴茎,真令人难以相信,讽刺的事,
  仅管我一再要求,可是小丽从未为我口交,以她这么纯熟的技巧来看,她绝不是第一次这么做的了。
  教练要我老婆趴在网球网上,黑色安全裤被他一览无遗,他脱下老婆的安全裤,教练笑:「你看!都湿了……」
  美珍:「哪有!那是刚刚人家运动的汗啦!」
  这安全裤一脱,我才发现老婆根本就没穿内裤,美珍的阴户就这样露在教练的面前,教练伸长舌尖舔上她的小阴唇,美珍被教练这一舔,全身一阵抖颤,不由自主地将粉腿叉开,张得大大的,红嘟嘟的小嫩穴开始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教练舔了一会儿,再把小阴唇拨开,又将舌尖顶了进去,这时那小肉洞正一开一闭地,弄得美珍浑身浪酥酥地无比舒服,娇声呻吟道:「嗳……唷……教练……呀……你……吸……吸得……太……太大力……会……让……我……尿……尿出……来……的……喔……喔……」
  可恶!我看得脸色铁青,从未听过老婆这么淫荡的叫春,在家里装淑女,在外面就开始放荡起来,我越看越火大,好!等到他们性器交合的时候,我就要给他们抓个人赃俱获。
  舌尖插进下面另一个小肉洞中转了起来,美珍又被教练舔得娇躯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站了起来,一双玉手死紧地抓着网球网,教练在美珍的阴蒂肉球上舔着、吸着,鼻尖顶着她的尿口,但在这种激情之下,我应该要很生气的,我不但没生气,反而觉得令我欲念大涨。
  美珍继续呻吟着道:「喔……喔……爽……爽……死了……你……你弄……得……要……啊……要尿……尿……出来……来……了……喔……喔……喔!」
  虽然美珍说要尿出来,但是并没有真的撒尿,只是小肉穴里的淫水量增加很多,流得教练满脸都是。教练把美珍的阴蒂吸得它一跳一跳地在我嘴里变得好大一颗,他一吸一顶、一舔一旋地把平日娴静端庄的美珍弄得娇躯左扭右摆,又浪又骚地哼叫道:「啊……啊……啊……我……我……要……要丢……丢出来……了……喔……喔……好舒……舒服……嗳唷……喔……完……完了……」
  教练起身,握着大鸡巴,用龟头顶开美珍的小阴唇,借着淫水的润滑,一用力,「滋!」的一声,就干进了大半根,连连挺动抽插之下,直抵美珍的花心。
  美珍这时叫着道:「哎……哎呀……哎唷……不……不行……插……我……哎呀……哎唷……不行……呀……呀……哎唷……你……怎么……那……么狠……哎哟……插死……我……了……不能……插……我……快拔……出去……哎呀……哎……唷……喔……喔……喔……」
  可恶!我可爱的老婆美珍,居然被干成那样,我再也忍不住了,就当我要出去抓奸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人,他不就是刚刚跟美珍他们对打的其中一个男人,我明明看到他跟他老婆一起回去了啊!
  教练:「阿金!你来了啊!」美珍看到有人来却没有遮蔽,可见那个叫阿金的已经看过美珍的裸体了,阿金:「我偷偷瞒着我老婆来。」阿金走到美珍前面,脱下裤子,掏出比教练还大的鸡巴,抓着美珍的头,要她含入。
  教练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浪穴口,用力一插,「滋!」的一声,又干了个全根套进,连连插弄了起来,「啪!啪!啪!」美珍的臀部被顶的啪啪响,连短裙都被顶翻过来了。
  插了不到几十下,又听到她浪得大叫道:「好……哥哥……大鸡……巴……哎唷……好……爽喔……插死……小……浪穴……亲……妹妹……了……我的……
  亲……哥哥……呀……嗯……这样……够……浪吧……嗯……哎……哎唷……啊……小浪……穴……要被……大鸡……巴……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穿了……啦……真好……喔……好爽……浪死……了……呀……好大……力……唷……又……插进……的……小穴……穴心……了……唷……唷……好……哥哥……小浪……穴……美死……了……啊……啊……」
  就这样前有大敌后有追兵,在大灯照耀下,居然光明正大的玩我老婆,我看我绿帽子戴定了,现在就保佑他不要内射。
  教练边插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边欣赏着美珍这付淫浪的骚态,美珍又狠又急又快地挺动屁股,教练挥着大鸡巴,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顶到了她的花心,一边还捏着她的大乳房,道:「大鸡巴……舒……不舒服呀……小浪穴……又骚……又紧……又浪……又多水……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得……爽死了……小浪穴……以……以后……还……要不要……大鸡巴……经常……来……插插……替……我……的……小穴……止痒啊……」
  看着美珍的阴唇被带进带出的,看得我好心疼,我猜教练快射精了,因为他速度越来越快,美珍也就更浪得扭腰摆臀来迎合教练,美珍更是淫叫道:「嗯……大鸡……巴……哥哥……的……小浪……穴……又浪……得……出水……了……小浪穴……舒服得……快要……爽死……了……亲亲……大……鸡巴……快……插插……小……浪穴……吧……就是……被……大鸡巴……哥哥……插……死了……也……甘愿的……快……再……大力插……我的……大鸡……巴……哥哥……你真……会……干女人……嗯……嗯……要你……快快丢……出来……让……我……小浪……穴……吃吃……你的……精水……嘛……」
  没想到老婆居然主动要求内射,教练再也忍不住大鸡巴传来的酥麻感,双手抓住美珍的双手,猛力狂干,又急又多的阳精,像箭一般射向她的小穴心子里,后面停了,美珍总算手有空了,抓住阿金的鸡巴,狂吸,没多久阿金也射的美珍满嘴的精液味。
  他们穿好衣服正要走出来,我看到立刻回车上,看到美珍不是被教练载,而是进到阿金的车子里,可能是教练另外还有事,我飞奔的回到家,不过左等右等美珍就是还没回来,等到回来时,我发现离我回来的时间有半小时之久,我猜一定是跟阿金在车上又干了一炮,美珍看我还没睡,吓了一跳。
  美珍:「你还没睡啊?」
  我:「对啊!等你回来。」
  美珍走过来抱住我。
  美珍:「老公我爱你。」我心里咒骂才怪。
  美珍主动吻了我,我感到浓浓的精液味直呛鼻,这小妮子偷吃还没擦嘴,不过我今晚已经忍了很久了。
  我:「老婆!我今晚要好好干你。」
  美珍愣了一下,回答:「好!」
  我二话不说,立刻拉下她的短裙和安全裤,把手插进她的浪穴。
  美珍:「啊……轻点。」
  我:「你的浪穴太湿了,就一下滑进去,不是去打球吗?怎么穴湿成这样?」我明知故问。
  美珍有点呆住的,咬着下唇,因为我的手指不停的在她穴里扣着G点。
  我:「是不是有别的男人精液先润滑过了?」
  美珍:「没啊……哦……别……这样……啊……」
  我:「被人干过果然比较敏感,叫成这样!」
  美珍:「我的……好……啊……老公……别……啊,人家……是……啊啊……爱……你……」
  插进美珍手指从二根变成三根,速度也加快了。
  美珍:「啊……太……爽……啊……快……死……啊……啊……啊……不……停……啊……会死……啊……要……快点……啊……」
  美珍长叫一声就爽到脚软掉的仈在床上,压到了我的手臂,我抽出手来,没想到美珍的浪穴就喷出一股淫液,我看的目瞪口呆,和美珍做爱这么多次,第一次看到她潮吹。
  不禁激起我的兽欲和怒气,我立即掰开她的双腿,把阳具直插而入,用老汉推车的方式,猛抽狂抽的百来下,美珍已经失神的发出:「哦……哦……爽……哦……哦,快……干死我……啊……好……老公……」
  美珍的失神浪语,更让我捉狂的抽送,原本美珍两脚死命的勾住我,不一会瘫软下来,美珍已经又高潮了,我则又抽了数十下,把精液全往她浪穴里喷,也无力的仈在美珍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