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俺的淫荡生活
俺的淫荡生活
俗话说,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女人到了中年,对性生活的需要就越来越强烈了。俺也不例外,俺的服装生意还算顺,开始赚钱了。上面的嘴一吃饱,下面的嘴就饿了,天天想男人。俺干脆偷偷买了个自慰棒,没事的时候就自己在家插屄。客户里有跟俺看对眼的,俺也跟他们睡,又解馋又套交情。
  后来,俺跑生意时认识了小庄。小庄是个24岁的健壮小伙子,从南京来上海做生意好几年了,他对中年女人特别喜欢。俺长的模样还算可以,虽然比不上那些街上的上海小野鸡,可俺奶子大屁股肥,身子也白净滑溜,所以小庄每回一见到俺,那大鸡巴准挺起来,俺们俩孤男寡女的,干脆就经常一起肏屄玩了。
  刚过了国庆节,俺从东北回来,小庄接俺到俺在上海租的房子。
  到家一进门,小庄就急吃巴火的从后面抱住俺,说:「我的浪大姐,你可回来了,想坏我了。」说着就掏出大鸡巴从后面顶俺。
  俺笑着打了他一下,说:「你想俺?是想和俺肏屄吧?」小庄淫笑着说:「你快让我肏肏吧!你这几天没在,我都快给憋死了!」说完,就扒俺的裤子,俺一边阻挡一边说:「大兄弟,大姐刚回来,你让大姐喝点水、歇歇脚,大姐让你肏个够。」小庄脱下裤子,说:「都急死人了,先肏一炮再说吧!」说完,把大鸡巴挺起来,一手按着俺的后背,让俺扶着床沿趴俯下去,一手把俺的裤子扒下来。
  三十多岁女人的屁股格外的肥,又白又嫩,小庄急的把手扬起来,冲着俺的屁股就啪、啪的几下,抽的俺的屁股蛋子直颤。俺顿时一阵激动,浪屄里的淫水马上就冒出来了,嘴里浪浪哼哼:「呃!大兄弟,抽的大姐骚屄里流水了。」小庄一听更来劲了,下手更狠,啪、啪的一阵接连不断的脆响,打得俺屁股蛋子都红了,俺说:「别打了,快进来吧。」小庄猛的从后面把大鸡巴一挺,扑嗞一声!就肏进俺的屄里去了。
  小庄的鸡巴可是特大号的,比原先二驴子那条驴鞭大多了,又粗又常,大鸡巴头、和小孩子的拳头差不多,两棵大鸡巴蛋在下面当啷着,一肏屄就拍在俺的大腿上,特带劲!特来劲!
  小庄这么狠狠一杵,正杵到俺的花心上,俺唉呦一声,叫道:「大兄弟,你慢点,等大姐屄里滑溜了你再肏狠的。」小庄可不听,挺起大鸡巴就死命地来了几下,直入直出,俺屄里的淫水就流得更多了,屄里一滑溜,大鸡巴进出就更带劲,滑不流丢的,肏起来还带着啪嗞啪嗞的水声……小庄越拼命肏俺,俺的心里就越发骚,浪淫淫地说:「大兄弟,使劲肏你大姐的浪屄!把你大姐肏得嗷嗷的叫!你快肏大姐!俺浪死了!俺就欠你的大鸡巴肏!肏到俺心里去了!你肏俺,俺给你报数!一,二,三,四,五……」这是小庄教俺的,他说:「我肏你一下,你就叫个数,最后我射精的时候告诉我,一共肏了你多少下。」俺也喜欢这么来,挨肏还要报数,挺有意思的。
  俺一边报数,一边把橡胶的自慰棒找出来,递给小庄。小庄先让俺用嘴把自慰棒舔湿了,然后扑滋的一声,插进俺的屁眼里,下面用大鸡巴肏俺的骚屄,上面用自慰棒肏俺屁眼,肏的俺别提多爽了!
  俩人肏了有一刻钟,小庄要求换个姿势玩,他往床上一躺,大鸡巴冲天挺立着,然后让俺背对着他,蹲下去用骚屄去套大鸡巴,可俺屁眼里还插着根橡胶棒呢,小庄就让俺自己拿着棒子,捅俺自己的屁眼!他正好从后面看着俺。俺一边喊数,一边肏屄,一边还捅屁眼,心说:「这大城市的男人怎么就这么会玩女人呢!」玩了一阵子,小庄就来劲了,翻身坐起来,抽了俺两下屁股蛋子,说:「骚货。趴那。」俺连忙趴在床上,把大屁股稍微掘起来。小庄把俺屁眼里的橡胶棒拔出,冲着屁眼里吐了口唾沫,然后把大鸡巴顶着俺的屁眼,慢慢往里挤。鸡巴头太大了,怎么也弄不进去,急的小庄直抽俺的屁股蛋子。
  俺浪叫:「大兄弟,慢慢玩,别着急。你抽俺也没用呀!俺的屁眼就是口太小,你的鸡巴又那么大,虽然不好进,可慢慢肏进去就舒服了。」俺还没说完,小庄猛的一用力,扑的一声,楞是把大鸡巴肏进去了,然后往里来回抽送,直插到鸡巴根子。俺觉得屁眼好象让人堵住了,大鸡巴插到俺的肚子里。俺笑着说:「大兄弟,今天又走大姐后门了,别着急,慢慢玩,你大姐浪着呢。」小庄年轻力猛,在俺后面像公狗闹春似的快速狠肏。
  小庄又折腾了二十来分钟,再也忍不住了,把大鸡巴从俺的屁眼里拔出来,对俺说:「躺下!张大嘴,我喂你奶吃!」俺忙翻身躺下,把嘴张大了等着。小庄顺势骑在俺胸脯上,屁股压着俺的大奶子,俺清清楚楚的看见大鸡巴在俺面前直晃当,大鸡巴头上,已经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大鸡巴棍子上还沾着俺屁眼里的脏东西。
  小庄一边有节奏的挤俺的大奶子,一边把大鸡巴举到俺的脸上,问俺:「想喝奶嘛?」俺说:「俺想喝。」小庄憋的脸红脖子粗的,又问俺:「我肏你,肏的舒服吗?」俺说:「舒服死了,尤其是俺的小屁眼,让你的大鸡巴狠捅捅,真爽!」小庄终于忍不住了,撸了几下,大鸡巴一阵猛挺,咕嗞一声!从鸡巴眼子里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兹的老高,可是精液没落在俺的嘴里,却落在了俺的脸上了。俺撒娇的哼哼着,紧接着小庄又射出一股精液,这次正好掉进俺嘴里,这就算喂了俺一口奶。小庄浑身哆嗦着,手里使劲攥着大鸡巴,一下下的射出精液,让俺喝了好几口奶。
  最后小庄的鸡巴缩成了个蔫萝卜。看着他疲惫地躺在床上,俺下地打来了热水,把小庄的鸡巴清理干净,俺也洗了洗。俩人抱着睡了一觉,晚上小庄请俺下馆子吃的饭,回家来又接着和我肏屄,一直闹到大半夜。
  小庄跟俺睡了三天,帮着俺把从东北带来的土产发出去了,俺手头上回来了现钱,就去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上货。可谁知道路上堵车太严重,到市场时,批发商泰哥兄弟正好在锁店门,他们看见俺来很高兴,非要拉着俺去他们的朋友家玩,还说这回给俺个低价,俺只好跟着去了。
  泰哥开车,俺和庆哥坐在后座上,庆哥搂着俺,拉开裤链,掏出鸡巴,说:「来,芳姐,先帮我吹吹箫吧。」俺看看车窗外,说:「叫人看见多埋汰呀!」庆哥一笑,说:「别怕,车窗不透光,你就来吧。」说完,将俺的头按到他的双腿间。俺只好张开嘴,将软蔫蔫的鸡巴含进嘴里,上下吞舔,又用舌尖勾鸡巴眼子。庆哥舒服得哼出声来,伸手把俺的裙子撩起来,隔着内裤挫揉俺的大屁股,还时不时的抠俺的屁眼。
  俺装作骚媚,轻轻咬了庆哥的大鸡巴一口,说:「你们男人呀,没一个好东西!」到了浩哥家,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叫做玉妞,人长的很白净水嫩,浩哥说她是老家的一个外甥女,父母都没了,刚到上海来投奔他。可俺看玉妞坐在浩哥怀里,却咋也不像外甥女。
  泰哥也问:「真是你外甥女?」
  浩哥摸着玉妞的胸脯,笑着说:「都是女人,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庆哥说:「我说浩哥你怎么最近天天早关门,原来家里有小美人等着呢。」浩哥说:「趁着鲜活不吃,等放烂了吃呀!待会叫玉妞好好跟你们玩玩。」庆哥说:「这怎么好意思。」浩哥说:「女人吗,开了苞就是大家的了。何况玉妞正在帮我跑服装厂的门路,天天叫人肏,我要吃醋,早他妈酸死了。」俺看玉妞跟俺闺女差不多大,就叫男人玩,还有点替她可惜,可玉妞却全不在乎,娇笑着在浩哥身上拧了一把,说:「表舅,我一个怎么对付俩,那不成轮奸了。」晚饭后,俺们三男两女都脱光了衣服。浩哥头回见俺,想尝个新鲜的,所以就先拉着俺上床,压着俺嘬大奶子,又抠俺的屄,俺也来了骚劲,屄里开始流浪水。
  旁边的泰哥和庆哥坐到床沿上,叫玉妞轮流给他们舔鸡巴,玉妞双手分别托着两人的卵蛋,左右来回吃,泰哥和庆哥十分来劲,鸡巴很快在玉妞的嘴里胀挺起来。泰哥说:「行啊,你还真会吹。」玉妞骚媚一笑,说:「表舅叫我天天看黄盘,学着外国女人拿香蕉练。」泰哥说:「我说呢,来!」说着,把大鸡巴直往玉妞嗓子眼里插。
  玉妞难受得「呃」了一声,吐出大鸡巴,干咳了几下,抱怨说:「泰哥,你这么大的鸡巴,谁吃的下啊。」庆哥在旁笑着说:「看来你的火候还不够,看你芳姐的,那才叫好本事呢,鸡巴一口吞!」浩哥问:「是吗?」泰哥说:「芳姐可是三项全能,肏嘴肏屄肏屁眼,样样精通。」浩哥听完很高兴,起身叫俺跪着,然后站到俺面前,将大鸡巴送到俺嘴边。
  俺的性欲也上来了,看着浩哥的大鸡巴,干咽了口唾沫,张嘴含住,卖力的来回吞套,上下舔弄。
  浩哥等我弄了几个来回,大鸡巴完全硬挺起来了,主动扶住俺的脑袋,前后挺动屁股,使劲用大鸡巴往俺的嗓子眼里扎,把俺的嘴当屄肏。俺张大嘴,好让大鸡巴肏得更深。浩哥的大鸡巴头冲撞着俺的嗓子眼,俺鼻子里哼哼,嘴里直流哈拉子。
  玉妞看得吃惊,说:「这样我可玩不来,要是我,还不非把刚吃的饭都吐出来。」泰哥说:「没关系,我陪你慢慢练。」泰哥也要学着浩哥的样子去肏玉妞的嘴,玉妞挨了几下,一阵干呕,再也不肯弄了。泰哥只好拉起玉妞,压倒在床上,粗暴的将大鸡巴头挤入了玉妞的鲜嫩小屄,然后猛的一用力,插进去大半根鸡巴。
  玉妞哎哟哟的痛叫,说:「泰哥,别那么使劲,人家小屄疼死了。」泰哥不理玉妞,又一下,将整根大鸡巴全肏进去了,才笑着说:「你这样的极品小骚屄,不这么肏,那可就太浪费了!」说着,一阵急促的狠抽猛捅,把玉妞肏得尖声惊叫起来。
  庆哥挪到俺身后,伸手抓俺的大奶子,又掏俺的屄玩。俺被弄得屄里发痒,恨不得立刻有根大鸡巴能塞进去才好,于是干脆撅起屁股蛋子,把骚屄露给了庆哥。
  庆哥知道俺的意思,扶着大鸡巴从后面肏进俺的屄里,一下子就把整根大鸡巴都捅进去了。俺鼻子里哼哼得更浪更骚,庆哥双手抓着俺的一对大奶子使劲乱揉,下面拼命的肏俺的骚屄。俺被他们两根大鸡巴一阵前后夹攻,浑身都软了,屄里和嘴里的浪水、哈拉子也流的更多了。
  旁边的玉妞被泰哥压着狠肏,哎哎哟哟直叫唤,向浩哥求救:「表舅,你看泰哥,想肏死我。」浩哥笑着说:「你泰哥属猪八戒的,看见人参果就想一口吞下去,你就让他肏呗,又少不了你一块肉。」说完,浩哥从俺嘴里拔出大鸡巴,要跟庆哥交换。于是庆哥挪到俺面前,而浩哥挪去俺屁股后面。庆哥坐在床上,叫我给他舔鸡巴。
  浩哥看了看俺的屁眼,将大鸡巴顶了上去。俺这才知觉,回过头骚声骚气的说:「浩哥,你干啥?不肏屄,咋肏俺的屁眼子呀?」浩哥说:「我还没肏过女人的屁眼,先拿你的尝尝滋味。」说着,浩哥的大鸡巴头已经顶到了俺的屁眼上,一点一点的往里挤。
  俺实在不好受,叫:「慢点,浩哥,俺的屁眼里边太干,不好进,你还是先肏屄吧,把大鸡巴磨滑溜了,再肏屁眼。」浩哥笑着说:「不行。客随主便,我今天就想肏个原汁原味的屁眼。」说完浩哥也不管俺难受不难受,使劲把大鸡巴往俺屁眼里狠捅。真亏得俺平常给小庄的驴鸡巴肏惯了,虽然有点疼,但还是叫浩哥肏进去了。
  浩哥高兴叫:「真他妈爽!没想到肏屁眼比肏屄过瘾!」泰哥说:「要不怎么说,三个扁屄不如一个圆眼子呢。」浩哥大笑,使劲在俺屁眼里快速抽送。浩哥的鸡巴不是十分粗壮,俺被他捅了一阵,也就惯意了,随着他的大鸡巴一进一出,俺淫荡的哼哼:「浩哥,你真厉害,肏死俺了!使劲肏,大鸡巴全捅进去。啊!俺浪死了。」此时,玉妞的小嫩屄里好像也滑溜了,被泰哥凶狠的肏着也不疼了,跟俺的大声浪不同,玉妞只是娇娇柔柔的呻吟,那骚声更让男人着迷,逗得泰哥越肏越狠,俺觉着整个床都在前后逛荡。
  过了一阵,泰哥先在玉妞屄里射精,玉妞松了一口气,满脸红润的喘着说:「哎呀,死泰哥,想肏死人呀!」泰哥嘿嘿奸笑,说:「女人被男人肏死那是福气。」说完,抽出鸡巴离开,坐到一边抽烟。庆哥紧跟着火急火燎的扑上去。
  玉妞拦住庆哥,叫:「啊,你们太坏了,也不叫人家喘口气。」庆哥淫笑,叫玉妞跟俺相反方向的用同样姿势跪趴在床上,庆哥从身后、把被俺舔得铁硬的大鸡巴一下子肏进玉妞的嫩屄里。玉妞大叫一声妈呀!庆哥一笑,扇了玉妞的屁股蛋子一巴掌,随后开始猛烈的抽送。
  浩哥看玉妞的脸就在俺屁股旁边,扳过玉妞的脸,淫笑着说:「学着点,回头表舅也给你的小屁眼开苞。」玉妞瞅着大鸡巴在俺的屁眼里来回进出,有点傻眼了,说:「我的妈,我可不干这个。」浩哥说:「贼船上来下不去,干不干可由不得你了。」此时,庆哥已经肏了玉妞好几十下,抽出大鸡巴又送入俺的嘴里,叫俺舔几下,又去接着肏玉妞,来回交换着玩。
  浩哥说:「你还真会玩。」
  说着,也抽出大鸡巴递到玉妞面前。
  玉妞呀的一声惊叫,慌忙闪开身子,说:「表舅!肏完屁眼的鸡巴,叫人家怎么吃,脏死人了,臭死人了。」浩哥哈哈大笑,也不强求,又把大鸡巴捅进俺的屁眼里。
  没几分钟,浩哥吼叫着,身子一阵乱哆嗦,大鸡巴顶在俺的屁眼里射出好多精液。又过不一会,庆哥也在玉妞的屄里射精了。接着,泰哥歇足精神,又来跟我肏屄,俺们三男两女一直折腾到半夜两点多……转天,俺跟着泰哥和庆哥回到市场批服装,叫他们肏了一晚上,其实俺才省下三百块钱,俺知道他们嫖妓、花的都比这多,可谁叫俺本钱少,批发量小呢,只好能省就省了。
  眼看快到年底了,再捣两趟货,俺也就该回家过年了。一天晚上,刚刚下过雨,俺正要洗洗睡觉,好些天不见人的小庄却来了。一进门,就掖给俺一大沓钞票,足有一万块,对俺说:「过几天、我要回南京一趟,过了年才能回来。这给你,回家过年给闺女买台电脑,现在不是兴这个嘛。拿着吧。」俺看了看钞票、又看看小庄,心里一阵热乎,眼泪差点流出来。自从离开二驴子,俺为了生意和好些男人睡过,只有小庄睡完俺,还跟俺讲情义。俺忙问:「吃饭了吗?」小庄说:「吃过了。」俺就给他沏茶倒水,让他去洗澡。
  小庄洗完了,没穿衣服,坐在床上喝茶。俺以为小庄要跟俺肏屄,也脱的光溜溜的,上赶着勾搭小庄,钻到他怀里、摸他的鸡巴。小庄看着电视,对俺没啥反应,鸡巴动也不动。
  俺捏着大鸡巴头问:「这几天在外面打野食吃了吧?回家就蔫了吧唧不抬头了。」小庄搂着俺说:「男人嘛!哪个管的住裤裆里的东西。你吃醋了?」俺心里其实酸溜溜的,可嘴上说:「俺吃哪家醋,俺又不是你老婆。」小庄笑了笑,说:「看你都酸出锈了。别生气!段明,你也见过吧?就是眼角有胎记的那个,这几天我帮他捣了一车皮电机零件,今天发完货,晚上他非拉着我去吃饭按摩、叫鸡打炮。说实话,现在上海的鸡十个有八个是卖脸的,弄什么花活都不乐意,恨不得你只看她一眼,就喷出来,撂下钱走人最好。」「肏她妈的,玩得我不痛快。出来段明看我没消火,就问我爱不爱吃老鸡,说他认识一个天津来的,什么花样都能玩,搞起来特别败火。我当时火没出透,鸡巴还硬着呢。就叫他找了,谁知道找来的老鸡,他妈的都有五十了,我肏!还在卖呢。就找了间旅馆、三人一起玩。别看老,屄松肉软的,可花样多,他妈的还真爽!」俺听了、就想起当年二驴子说的那个天津老鸡,说:「你们男人都有毛病,鸡巴饿了不挑食,啥都吃!那老娘们都能当你妈了,抱着你、奶孩子啊!」小庄嘴里嘁了一声,笑着说:「我管她是谁妈。反正我那不要脸的妈,都跟人私奔二十年了,就是她现在在这里,只要她肯卖屄、我也照肏不误!」俺笑着说:「越说越磕趁,把你妈都鼓捣出来了。干啥!俺一个人喂不饱你哈?」说完,手里上下的撸套小庄的鸡巴。
  小庄一把搂住俺,翻身压在俺身上,说:「我今天子弹都射光了,实在硬不起来。先睡吧,明天我再好好肏你!说着,用手摸着俺的屄,趴在俺胸脯上就要睡。俺看他是真累了,没再闹腾他,忍了半天,也睡着了。」转天,小庄老晚才回来,还领来一个大闺女,是个上海本地的妓女,长的挺水灵的,身条也不错。俺摸不着头脑,就问:「小庄,她是谁?」小庄笑着对俺说:「他是我叫的野鸡,今晚咱仨一块玩玩。」俺一听就急眼了,叫:「肏俺一个还不够,还叫个小的来!她跟俺闺女差不多!你让俺咋来!」小庄也不生气,说:「大姐,你别生气呀,她怎么能和你比,她是鸡!你是正经女人。我不就想让你也玩个新鲜吗?你要是不答应,我走也行!」说完,小庄就往外走。
  看小庄要走,俺想起他往常的好处,又舍不得他,赶忙拉住小庄说:「俺知道,俺一个乡下老娘们埋汰你了,可你别嫌弃俺,你想咋来都行,俺都依你。」小庄听完,才又乐了。让俺和那妓女都脱的光溜溜的,完了从他书包里拿出两包肉色长筒袜,让俺们穿上。俺一穿,竟然象条裤子一样,还带裤衩,紧崩崩的挺提神。
  俺问:「闺女,你叫啥?多大了?」
  那妓女冲俺一笑,说:「我叫倩倩,十八了。」俺叹口气,说:「年轻轻的大闺女咋干这个?」倩倩一笑,说:「大姐,干这个来钱快哪!我年轻,正好卖,睡一晚上一千块,趁年轻多捞点,就能提前退休了。」俺一听,心说:「妈呀!原来嫖妓这么贵,一晚上顶俺半个月挣的了!」小庄叫俺坐在炕头上,双手向后支着,把大腿两边分开,让倩倩跪在地上舔俺的骚屄,他自己往厕所解手去了。起先俺还不好意思,可倩倩全没当回事,舌头舔得哒哒的,隔着袜子舔俺,还能把俺弄的来劲,一会俺屄里就流出了骚水。
  俺不好意思,又问:「你做、做这个、这个多常时间了?」倩倩抬脸看着俺,嘴角俏皮地一笑,说:「什么这个、那个的,大姐你就说做鸡,当婊子,卖屄,我不在意,咱就是干这个的嘛!早听惯了。」跟着又舔了俺几下,说:「我十六就卖了。给我开苞的是我妈的姘头,那个老王八是个香港人,开公司的,很有钱,背着我妈搞我。头一夜给了我五千开苞费,我就叫他干了。」我听的心惊肉跳,不知咋地想起了俺闺女,心里对倩倩很同情,伸手像母亲一样、摸了摸她的头。
  倩倩似乎明白俺的心思,把脸撒娇的在俺手上蹭了蹭,但很快又换上那幅满不在乎的表情,说:「我爹和朋友去抢东西,叫警察打死了。我娘天天和男人乱搞,也跟婊子没两样。后来她贴上这个香港老头,以为抱上了金饭碗,天天只知道发浪讨好,听那老王八蛋把我开苞了,她竟然还高兴,还叫我跟她一起伺候那老头。我肏!她还不就是为了老头那点钱。」哼!不过她也没赚几天好日子,去年那老王八公司倒闭,一个人跑回香港躲债。我干脆就一个人出来做鸡了,嫁个男人是挨肏,当个婊子也是挨肏,一个白干、一个给钱。」正说着话的时候,小庄回来了。倩倩又开始在俺下面忙活,一见俺的淫水越流越多,娇声冲小庄说:「老板,您真好福气,大姐的屄水真多,您每天肏这样的屄,多爽呀!」小庄已经脱了裤子,在傍边撸鸡巴,听完,笑着说:「你真识货,这可是个宝贝,这叫水蜜桃!肏起来爽死了。」俺听着他们聊淫话,心里一阵激动,屄里的水冒的更多了,把袜子弄湿了一大片。
  小庄一见俺舒服的浪哼哼,大鸡巴马上就挺起来了,上炕站在俺身边,一边用手弄大鸡巴,一边看俺发浪。倩倩在底下用嘴唑俺的屄,一唑一兜水。小庄看着,大鸡巴更硬了,跨到俺面前,说:「把嘴张开。」俺忙张大嘴,小庄把大鸡巴撸了几下,当时挤出了一股精液,黏糊糊的,直接挤到俺嘴里让俺吃了,这也是小庄教俺的,这叫「吃蛋清」。小庄让俺吃完蛋清,然后把大鸡巴头塞进俺嘴里,让俺象吃奶一样、给他嗦了大鸡巴头,俺还故意发出滋滋的声音。
  倩倩在下面舔俺屄,小庄在上面让俺吃鸡巴,就这模样玩了一会,小庄扭头对地下的倩倩说:「你过来看看。」倩倩听话地站了起来,坐在旁边看着俺们肏嘴。俺的脸臊红了,小庄把大鸡巴往俺嘴里插了插,又抽出来,用大鸡巴头抽俺的脸蛋子,然后再插入,反复几次,猛一回插的深了,直捅俺嗓子眼,好在俺从跟二驴子那时就经常这么玩,已经习惯了……倩倩在旁边仔细的看着俺们玩,笑着说:「庄老板,你的大鸡巴真够厉害,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呢。一会让我也试试?」小庄笑着说:「一会有你忙的。」倩倩说:「我给大姐舔奶子吧!」小庄点点头。倩倩把俺的两个大奶子捧在手心里,说:「大姐,你奶子真够大的。」说完,低下头唑俺的奶头,唑完左边、又唑右边,还发出啧啧的声音。
  小庄对俺说:「你自己动动嘴。」
  俺用嘴紧紧的含着大鸡巴,前后摇晃着头。小庄低头看着俺的浪样,心里一激动,大鸡巴头里冒出一丝精液,差点没喷出来。小庄忙让俺停下,然后对倩倩说:「你过来趴那!我先肏你这小婊子。」倩倩忙把俺的奶头吐出来,上床趴下,娇娇嫩嫩的屁股高高翘着。小庄先把倩倩的袜子撕扒开,用手抽了两下屁股蛋子,抽的倩倩直哼哼,完了,小庄把大鸡巴插进倩倩的屄里,就狠肏起来。
  俺仔细看看倩倩的屄,屄毛没俺的密实,比俺的屄窄小,那屄肉紧紧的箍着大鸡巴,好像马上就能崩裂一样,不过她和俺一样,也是个水蜜桃,大鸡巴一肏就冒很多水。
  小庄带劲的肏着,俺看着他们两个玩,心里痒痒。小庄命令俺说:「你把你那自慰棒拿出来,让倩倩给你通屁眼。」俺忙从枕头底下拿出自慰棒,然后自己先舔了舔,交给倩倩。倩倩一边挨着肏,一边对俺说:「大姐,你放心,我经常搞这个,不会弄疼你,保证让你舒服。」俺说:「你来吧,俺放心。」俺把袜子褪到大腿,跪在床上,大屁股向后翘,两只手扒开两片屁股蛋子,露出芝麻酱色的屁眼。倩倩先把自己的手指头含在嘴里舔湿,完了、在俺屁眼上按了按,扑的一声,手指头插了进去,俺浑身一哆嗦。倩倩又轻轻的把手指晃了晃,插的更深了。
  小庄在后面狠狠的肏屄,两只手从前面绕过来抓倩倩的奶子,爽的直哼哼。
  倩倩也一边哼哼着,一边抠俺屁眼。一会倩倩把手指头抽出来,拿起橡胶棒一下子杵进俺屁眼里,俺嗷的一声,倩倩没停下,马上又抽了出来,然后又插又抽,一连几下,弄的俺连喊都喊不出来了。
  小庄看见俺这样浪,把大鸡巴在倩倩的屄里插了插,弄得滑溜溜的,插进了倩倩的屁眼里,倩倩吃了一惊,眉头皱起来,张嘴直喘大气,说:「庄老板,轻点!慢慢肏,人家屁眼小。」小庄一拍倩倩的屁股蛋子,说:「肏你妈的臭婊子!装大姑娘啊?不看你三个洞都能肏,老子才不要你呢!臭婊子!你屁眼叫多少鸡巴肏过了,还跟我面前装!看老子不肏烂你。」说着,大鸡巴大抽大顶。倩倩也跟着浪叫起来,满屋子都是俺们的淫声。
  小庄听着俺和倩倩淫叫,更来劲的肏倩倩的屁眼,倩倩屁眼挨肏,更来劲的用橡胶棒捅俺,俺就更来劲的浪叫。
  小庄浑身一哆嗦,突然喊:「你们都下来!快点!」倩倩和俺都知道小庄要射了,从床上下来,跪在小庄的面前,小庄眼睛都红了,一根大鸡巴憋的直挺,眼看就要喷了!小庄左手抓着俺的头发,右手抓着倩倩的头发,对着倩倩说:「把嘴张开!」倩倩忙说:「老板,让我先给您擦擦!先……」话还没说完,小庄就骂:「臭婊子,你当婊子的还嫌我脏啊!给老子吃。」说着,就把刚从屁眼里拔出来的大鸡巴、狠狠插进倩倩嘴里!一直插到嗓子眼,倩倩没了声息,直翻白眼。小庄可不管这个,屁股前后使劲的抽插,把倩倩弄的快要死了。俺在傍边看着,心里直打颤,心说:「疯了,咋这样作践人!」小庄肏了一会,一揪俺头发对俺说:「你也张开嘴!」俺把嘴张的大大的,刚想说话,小庄一扭身,大鸡巴直接插了进来,完了,他按住俺的头用大鸡巴肏嘴,俺就觉得大鸡巴头已经插进俺的嗓子眼了,顶的俺连气都喘不过来。
  小庄就一会左边肏肏,一会右边肏肏,把俺们两个娘们都快玩死了。末了,小庄在俺嘴里射出了一大泡精液,贼骚贼浓,小庄射了几下,又换倩倩嘴里射,让俺们都喝了他的蛋清。
  等喷完了,鸡巴头变小了,小庄把鸡巴放到俺嘴里,让俺含着。俺用嘴含着鸡巴,用舌头舔鸡巴头,一会的工夫,小庄的鸡巴又硬了。小庄放开倩倩,把俺拉到床上,袜子褪下来,扳住俺的两条腿,大鸡巴扑哧一声、肏进了俺的屄里,俺的屄水早流出来了,小庄的大鸡巴在俺屄里滑不溜丢的,肏起来可得劲了!底下的两个大鸡巴蛋子拍俺的屁眼,弄的俺痒痒的。
  小庄肏着,回头冲地下的倩倩说:「你舔舔我的屁股。」倩倩挺起身,脸埋在小庄的屁股蛋子里、舔小庄屁眼。
  小庄刚射完一次精,所以这次玩的贼长久,肏了一阵子,小庄让俺换了个姿势,俺趴在床上,屁股撅着,小庄从后面肏,还让倩倩和俺一样也趴下,小庄一边肏俺,一边用手抽倩倩的屁股,抽的倩倩直叫唤。俺把头伸过去和倩倩亲嘴,两个娘们对着嗦了舌头,弄的滋滋响。
  俺对小庄说:「大兄弟,俺出个主意,你让俺趴在倩倩身上,俺们把屁眼子和屄都露出来,你上下随便玩。小庄很高兴,让倩倩躺在床上,把腿分开,俺趴在倩倩身上,也把屁股撅着,小庄在后面玩俺俩,一根大鸡巴乱杵,一会杵在俺屁眼里,一会杵在倩倩的屄里。俺和倩倩玩命的亲嘴。」两个娘们浪的哼哼着。
  小庄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俺的屁眼里,可还觉得不够深,又使劲地往里挤了挤,俺觉得大鸡巴已经插到俺的肚脐眼了,哼哼说:「祖宗!俺、俺服你了,你饶了俺的屁眼吧,唔哦!疼了!」小庄没理俺,又使劲的肏了俺几下,弄的俺直叫唤。
  小庄把大鸡巴从俺屁眼里拔出来,又插到了倩倩的屄里,倩倩浪声说:「老板,肏我呀,使劲肏!小婊子浪死了!肏我的小浪屄!肏呀!」小庄听到俺们的淫声,象发疯一样乱肏,俺们趴在他身下不停的浪着。
  一会,小庄来劲了,猛的把大鸡巴从俺屄里拔出来,到俺们的旁边跪下,一根大鸡巴挺挺着,小庄让俺们并排躺下,张大嘴,完了,精液一股股的兹出来,不是射到俺们的嘴里,就是射到俺们的脸上,足足喷了一分钟。
  小庄的鸡巴缩小以后,呃的长出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俺看到小庄疲惫的睡了,下地给他打来水,帮他洗干净鸡巴。完了,俺和倩倩也洗了洗,俺们三个把大被子一蒙,都呼呼睡觉了。
  转天,俺们起来后,小庄把一千元给倩倩结帐。倩倩临走时,对俺说:「大姐,我以后要是没地方去了,就到你这来,可以吗?」俺忙点点头,说:「可以,妹子,你别客气。」倩倩走后,小庄对俺说:「你别对她这么好,她是个鸡。」俺心里很可怜倩倩,说:「鸡咋了?鸡就不是人呀?」小庄一听就笑了,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你没听过?拿沓票子,街上一招呼,有的是。」说完,小庄也出门去了。
  俺从东北批来的土特产,质量好,价钱也便宜,销路还不错,没俩星期就卖完了,俺算了算帐,刨了本钱和运费,赚了两千六百多,俺又回了一趟东北,看看闺女和婆婆,顺便批货。
  那天刚从东北回到上海,晚上俺吃晚饭,忙着盘点货物,就听有人敲门。俺看看表,快十二点了,俺以为是小庄,开门一看、却是上次那个倩倩又来了,不过不是跟小庄来的,而是一个人。倩倩看见俺,就说:「大姐,能让我在这里住一夜吗?」俺心里可怜她,让她进屋来。
  倩倩今天神情呆呆的,有点像是霜打的茄子,全没了精神。俺挪开沙发上的货物,拉着倩倩坐下,忙问:「妹子,你今天你咋啦?」倩倩两眼直直的,说:「我今天看见我妈了。」俺听了,才想起她那个无耻的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还是问道:「她在哪?你跟她说话了没有?」倩倩面无表情,说:「我妈她也做鸡了。我没认她,但是一直跟着她,她都快四十岁了,谁还看得上。她在舞厅厕所里给人口交,还让男人往嘴里撒尿,弄一回才五十块钱……」俺听倩倩说着,心里发酸。倩倩也不看我,又说:「我当时看她倒霉,被人糟践,心里不知为什么很痛快。后来……也许是我疯了,我竟然花了两千块,找了十个民工,把我妈骗到工棚里,让他们轮奸我妈……我看着那些民工禽兽一样轮奸我妈,肏嘴、肏屄、肏屁眼,用电线抽她,用钳子夹他的屄,用钻头捅她屁眼,我当时很解恨。」俺听了很震惊,看着倩倩,忽的倩倩流出了眼泪,虽然没哭,可是眼泪已经吧嗒吧嗒的滴在衣服上。
  倩倩声音越来越悲,又说:「我心里很解恨,可是其实痛的像刀扎一样,真的很痛苦,我不想这样对她。」说完,哇的一声哭了,声音凄惨,我这时才知道倩倩心里虽然恨自己的妈妈,可她更想和妈妈亲近,和妈妈在一起。想想倩倩从小没人疼没人爱,十六岁就叫男人糟蹋了,俺也跟着心痛,抱着倩倩一起哭了。
  俺俩人大哭一场,才平静下来。我问倩倩:「你想认你妈嘛?」倩倩把脸贴在俺胸脯上,搂着俺的腰,好像把俺当成妈妈一样,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认了她以后会怎么样。我怕她再抛弃我、出卖我。我看着她从工棚里离开,没再跟着她,好大的城市我孤单单的一个人,也不知道该往哪去,就想起大姐来了。大姐,我想睡觉。」俺也是当妈的人,知道她现在最需要关心,轻轻扶她上床躺下,给她脱了衣服和鞋,俺也脱了衣服,搂着她,俩人一起睡了。
  转天早晨,倩倩的精神好多了,俺俩躺着没起,她挎着俺的胳膊,看着空荡荡的屋顶,慢慢的说:「大姐,你知道吗?从我离开家出来做鸡,已经二百七十四天了,可昨晚还是我第一次没有和男人睡的,不过睡的很香,真安心呢,比什么都舒服!」她笑了笑,又说:「大姐,你知道吗?我的同学们都高中毕业了,有的上了大学,有的开始工作,有的在谈恋爱。我呢?高三都没上完,一个人流落在社会上,没学历没本事,只能靠身子赚钱……刚离家的时候,什么都不懂,男人给点钱,我就叫他搞,那些臭男人看我年轻,高兴起来就往死里肏我。有时候弄完了屄肿的一碰就疼。」俺听着倩倩平静的话,只是心疼,也没打断她。
  倩倩还是如自言自语的说:「大姐,你知道吗?我跟多少男人睡过……四百三十五个!有老有少,有南有北,香港人、台湾人,韩国人、日本人、德国人、法国人,还有一个美国黑人。有时候不是接一个人,两个、三个,最多一次、同时接了五个日本人。大姐,你说这还是十八岁女孩子的生活吗?」我无法回答,倩倩的经历,让俺又想起了和二驴子在一起的日子,也悲伤起来。俺不知该说什么,也愣愣的看着房顶,把自己的经历说给倩倩听。俺为了养家咋叫二驴子糟践,自己做生意了,又咋靠身子拉关系。
  俺俩人起来已经中午了,一上午的交心长唠,俺们更亲了,俺就像多了个妹妹,也像多了个闺女。
  倩倩又有了明快的笑容,俺看了很高兴,中午饭是俺请的,俩人逛了一下午商业街。晚上,倩倩请俺吃晚饭,还硬拉着俺去酒吧。倩倩给俺俩一人点了一杯酒,俺没来过酒吧,叫「鸡尾酒」。俺看果然像家里大公鸡的尾巴,尝了尝,一种颜色一个味,俺觉得挺新鲜挺有意思的。
  俺俩在酒吧待到九点钟,回家的路上,倩倩调皮的把刚才鸡尾酒的价钱告诉俺,梅吓俺一跳,心想:「两杯酒八百多块,俺的娘,黑店吃人不吐骨头啊!」倩倩看着俺吃惊的表情,拉着俺,咯咯笑得前仰后合,说:「不算什么,到哪里都是这个价,反正钱是王八蛋,没了咱再赚!八百多块,两腿一匹,就回来了。」俺听着年纪轻轻的倩倩说出这样放荡的话来,不知咋地又想起老家的闺女来,一比较,越发觉得倩倩可怜了。
  晚上到家后,倩倩说:「大姐,今天我还和你睡,行吗?」俺说:「咋不行,来吧。」俺把门锁好,窗帘拉上,被窝铺开,让倩倩先洗了洗,俺也洗了洗,只穿着内裤钻进被窝,倩倩却把衣服都脱光了,钻进俺怀里,摸着俺的大奶子,俩人聊天。俺两个都女人,说来说去,还是围着男人转。
  倩倩讲她接过的客人,俺也给她讲当初二驴子怎么折腾俺。越说越来尽,倩倩轻声说:「大姐,我唑唑你的奶头行吗?」俺点点头,倩倩高性的把俺的奶头叼在嘴里唑舔。
  俺一手搂着她,一手摸着她的屄,屄毛稀稀疏疏的,被俺一摸,马上就流出了淫水,俺轻笑着说:「妹子,你的屄可真是个水蜜桃呀。」倩倩也把她的手放到俺的屄上,她的小手很灵巧,弄的俺飘飘糊糊的,一会俺就流出了淫水来。
  倩倩把沾着俺淫水的手指放进自己嘴里舔,说:「你看,大姐。你才是水蜜桃呢。」俺笑着说:「你这孩子,比俺还浪,挖出来就吃,也不嫌脏。」倩倩说:「我和大姐好,嫌什么脏,我还吃着甜呢。」俺轻轻的打了一下倩倩的屁股,说:「死孩子,越说你越浪起来了。来。俺也尝尝甜不甜。」也沾了倩倩的淫水放在自己的嘴里舔。倩倩扑上来和俺亲嘴,俩人在床上左滚右翻,亲嘴摸屄。
  弄了一通,俺俩又互相摸屁眼,倩倩脱了俺的内裤,问:「大姐,你喜欢肏屄吗?」俺一笑,说:「傻闺女,哪有女人不喜欢肏屄的。」倩倩又问:「肏屁眼呢?」俺说:「开始时那二驴子跟强奸俺一样,肏的俺屁眼子贼辣辣疼,都肏出血了。不过现在肏熟了,不肏都不行了。」倩倩笑了笑,接着问:「庄老板的鸡巴那么大,他肏你屁眼、是干肏还是湿肏?那大鸡巴肏着你疼吗?」俺说:「屁眼又不是屄,哪出的来淫水,干肏还有不疼的。不过要是用唾沫润润,或者肏完屄再肏屁眼,就爽了。」倩倩说:「我上回叫庄老板肏得肠子疼了两天,解手都困难,要不是为了挣钱,我可不让他肏,那大鸡巴整根肏进去真难受。」俺笑着说:「俺看你那样浪叫,还以为真浪起来了。」倩倩也笑着说:「我那是职业习惯,不叫床,谁给钱呀!」我说:「你受不了,别叫他肏不就完了。」倩倩又说:「大姐,你不知道,现在上海的妓女遍地都是,好多还是大学生呢,像我这模样身材的睡一晚上也就三四百块。可我却卖一千块,为什么?不就是我年轻,能叫男人肏嘴、肏屄、肏屁眼嘛。」俺心疼的说:「傻闺女,年纪轻轻的就为点钱,干啥这么糟践自己?」倩倩说:「外地鸡赚了钱就回家,照样能嫁人。女大学生要找别的工作也容易,我什么也没有,就想多赚点钱。你没见过年纪大了还在卖的鸡,日子真不好过。」俺就想起二驴子玩过的天津老鸡,问:「俺听说有五十岁还卖的。」倩倩说:「有啊。」俺说:「是天津来的吗?」倩倩一笑,说:「大姐也知道啊!有,你说奶子特别大的那个?」俺说:「对!就是那个。」倩倩说:「她姓包,真名不知道,都叫她『天津包』,又贱又浪,只要给钱什么都肯做,玩性虐待都行。」俺问:「啥叫性虐待?」倩倩咯咯一笑,说:「性虐待这东西是外国人兴起来的,他们叫做爱死爱母(SM)就是男人变着法子糟蹋女人身子,非常狠。」俺说:「哪个男人上了床不跟野兽一样,恨不得把女人撕扒吃了。」倩倩说:「那不一样。一般男人不过是肏的狠,最多用自慰棒助兴罢了。玩性虐待可不一样。有个日本客人跟我肏完了、让我看过他们国家拍的录像带,真恐怖,把女人用麻绳捆成肉粽子吊起来、用皮鞭抽,用蜡烛烤、烫,用大针筒往屁眼里灌水,针头扎奶子,竹夹子夹奶头,还把手臂伸进女人的屄里、屁眼里、当大鸡巴一样肏。」俺听的心惊肉跳,连忙叫:「别说了,俺听着浑身都冰凉了。」倩倩说:「我当时也怕的要命,没见过这么玩的。那日本客人还问我能不能跟他这样玩一回,说愿意给我一万块,我吓坏了,都没敢跟他过夜,要了五百就跑了。」俺说:「肏他娘的!玩这个的男人都是神经病!跟上刑一样,还不把人玩残废了。」倩倩一笑,说:「市场吗,有人买就有人卖。女人年纪大了还出来做鸡,不上点这样的花活,谁要啊!」又说:「就说那个天津包,听说她的屄能塞进啤酒瓶子,屁眼都被人干脱肛了。」俺俩又亲嘴,俺抠进倩倩紧紧的屁眼里,问:「屁眼叫人开苞有啥感觉?」倩倩呃了一声,说:「还好买我屁眼的是个法国人,一家大超市的总经理,他肏我屁眼前先用大针筒往我肠子里灌水,说这叫灌肠,肏着干净。然后用进口润滑油给俺按摩屁眼,用手指慢慢润滑里面。先一根手指,等我不紧张了,再加一根,最后是三根手指。」倩倩说着,用手比划出当时的手势。俺笑着说:「都说法国人是啥浪漫,敢情是发浪太慢,弄屁眼还这么讲究。」倩倩笑笑,说:「是吖!等我适应了,他才开始肏我的屁眼,光前面的准备时间,足用了三个小时。不过幸好他这样弄,我心里才不害怕了,而且润滑油灌了很多,大鸡巴肏进去,我屁眼里虽然不舒服,可没觉得疼,肏起来特别滑溜,啪嗞啪嗞的,我感觉还挺好玩。」又说:「不过后来接别的男人可就不这样了,尤其是咱们中国男人,可不讲究了,能带个套子肏都是好的,大部分上来就肏,真疼,才讨厌人呢。」俺听的来劲了,又抠了抠倩倩的屁眼,说:「妹子,你趴在床上,把屁股撅着,大姐给你舔屁眼子。」倩倩忙说:「大姐,那多脏呀,别了。还是我给你舔吧。」俺说:「妹子,你跟俺外道啥,快来!俺都不嫌,你怕啥。来吧。」俺让倩倩趴床上,把她的屁股蛋子分开,看到一个深红色的小屁眼,还在一张一合的。俺跪在她后面,低下头,把舌头尖冲着小屁眼一点,小屁眼马上就缩了一下,俺觉得好玩,就把脸贴在倩倩的屁股上,嘴对着屁眼狠狠的吸,狠狠的舔,弄的倩倩浪浪的,扭着屁股,说:「大姐,真爽!爽死了!」俺一会舔屁眼、一会舔屄,弄的倩倩来了劲,一翻身把俺压在床上,她骑在俺脸上,屁股不停的动,弄的俺嘴都忙活不过来了。
  倩倩说:「大姐,咱玩个花活好吗?」
  俺在下面哼了哼,倩倩把俺的橡胶棒拿出来,一头让俺用嘴叼住了,立着棒子,完了,倩倩象拉屎一样蹲下来,将橡胶棒另一头插进自己屁眼里,双手抓着俺的大腿,把屁股上上下下的套动。俺在下面用嘴叼着橡胶棒,看着倩倩的屁股一会上一会下,小屁眼紧紧套着橡胶棒,屄里还流出了淫水,黏糊糊的顺着橡胶棒流到俺嘴里。
  倩倩也没闲着,一边动一边用手抠俺的骚屄,完了,把俺的淫水嗦了着吃,也来劲的哼哼着。俺们玩了一会,倩倩浪出阴精,喷的俺大奶子上都是。
  倩倩翻身躺在床上,对俺说:「大姐,我也给你舔屁眼吧。」俺说:「你都喷精了,不用歇会吗?」倩倩笑着说:「你就来吧,我能干着呢。」俺高兴的趴在床上,把肥肥大大的屁股往后撅着,倩倩跪在俺身后,把俺的屁股蛋子分开,露出俺的屁眼,倩倩伸出软软的舌头尖、在俺屁眼上舔了一下,俺挺舒服,完了,倩倩把小舌头使劲往俺屁眼里挤,弄的俺痒痒的直叫,倩倩舔着俺屁眼,下面用手弄俺的骚屄,俺舒服死了,浪浪的叫:「妹子你可真会玩,俺都受不了了。
  哦啊!」倩倩把小嘴贴在俺屁股蛋上,对准俺的屁眼唑的阵阵有声、舔的阵阵带响,玩了一会,倩倩就把橡胶棒拿起来,对准俺的屁眼插了进去,她也不跟俺商量商量,一尺来长的橡胶棒、整个插进俺屁眼里,俺都叫不出声来了。倩倩用手攥紧橡胶棒从俺的屁眼里拔出来,然后又插进去,弄的俺都快浪死了。
  俺说:「哎呀!妹子,你插死俺了!俺服了!」倩倩说:「大姐真厉害,屁眼真深,我都插不进这么长。」说着,倩倩把橡胶棒拔出来,再冲着俺屁眼吐了口唾沫,又把橡胶棒插进来,这样玩起来就有声了,跟肏屄一样,扑滋扑滋的很好听,俺觉得屁眼里滑溜溜的,橡胶棒插进插出爽得俺直翻白眼。
  俺还玩笑:「好嫖客、真会肏,大鸡巴操俺呀,俺的浪屁眼子就欠肏。」倩倩听完俺的浪话,又使劲弄了俺几下,也装成嫖客的样子,拍着俺的屁股蛋子,说:「臭屁眼!浪屁眼!看老子插死你!肏死你!」又问:「老子的大鸡巴大吧?粗吧?」俺呵呵笑着说:「大,真大真粗,大鸡巴嫖客,肏俺这老婊子。」说完,俺俩都哈哈笑了。
  俺们玩了一会,倩倩把橡胶棒拔出来,完了,趴在炕头,扒开屁眼,让俺给她弄弄,俺高兴的往倩倩的屁眼上吐了口唾沫,骑在倩倩的身上、给她通屁眼,也装成嫖客的样子说淫话,倩倩也装婊子让俺插。俺们俩都觉得这样很好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