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卫生院里的熟女秘密
卫生院里的熟女秘密

卫生院里的熟女秘密

从天而降-

-义乌镇是一个历史很悠久并且很漂亮的村庄,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是很安逸的,一生中并没有什么大的抱负,只想每一天太阳升起就起床等到日落就睡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生活是有什么不好的。-
-
然而后来,男人们大多数都是外出打工,留下的妇女们在家,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守着那一幢空落落的房子,守着家里的几个老人。
--
时间久了之后,因为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是出远门,这边的经济就开始在走下坡路,加上村子里面的还是有着古老的封建思想的,村子的人们都是喜欢男孩,谁家生了一个女孩子就觉得是一个很丧气,大家普遍都是认为生女孩是为别人家生了一场,到头来还不是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
这种恶习不是一天能够改变的,村长文毛现在就有三个个女儿,并且每一个女儿都是长得很是漂亮。很多人都是说孩子的基因是来源于父母,村长文毛的老婆赛金花就是整个村庄里面第一大美女,年芳35岁,却长得年轻,几乎是所有的男性在心里面都暗暗的想去干干这个人。-

-很多人都是为赛金花感到惋惜,她这一朵鲜花是插在了牛粪里了,但是其中的东西是很多人不能够理解的,也只有赛金花自己清楚。
--
又到了一年一度村子里面进行开大会的时候,这个习俗倒是每年雷打不动的进行着。也只有这个时候,整个村子的男人们才会更加近距离的瞧瞧这朵鲜花。
-
-自从赛金花嫁过来,每年的大会说是在学习一些新知识,但男人们都是在看美女,看得他们心里面痒痒的,都是真想直接扑过去,狠狠地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
-这种想法,总是局限于想想,是没有人想去实现的。村庄文毛是出了名的厉害角色,在整个村子里全部都是他说了算,没用人敢反抗他,即使有时候私底下有一些小意见,但仅仅限于大家在自家关门发发牢骚而已。
--
“今天又是每一天的习俗,我们举行全村动员大会,动员我们所有的人都要学习新的知识……”
-
-不用听就知道是谁在上面讲话,每次开会都是这一句话开场,大家都可以背出来后面要说的话,富贵一个人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我说老头子,你一个人在说着些什么东西。”富贵的老婆,祥林嫂说着。-
-
富贵不回答自己老婆的问题,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
-
就在大家被村长在上面讲的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传来了,大家一看原来是地下空地上面不知道是哪里来了一个小孩,哭声特别大,把还在梦游中的人们给拉了回来。-
-
“这是谁家的婆娘,把娃子给带到了这里来,赶快抱回去喂奶子。”村长发话着。但是迟迟不见有人动,这个小孩似乎是听到了这一句话,哭声更加大,似乎是要把整个义乌镇都给吵醒。
--
“怎么回事,哪家臭婆娘出来坏事。”
-
-这个时候祥林嫂站了起来说着:“村庄,这不是哪家的孩子,是刚刚从天下降落的一个孩子。”-

-“你个祥林嫂,可不要在这边瞎说,什么从天而降,尽是一派胡言。”
-
-“你要是不信就下来看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
-文毛从不相信这些东西,算是在他那做了好久的凳子上面起身向下面走来。一看这个孩子还真是跟村子里的人长的不像,黑黑的皮肤,眼睛倒是挺大。
-
-看着这个孩子的眼睛,文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的一凉,有一点怕这一双眼睛,“既然是从天而降的一个孩子,正好在今天这个时候来到了我们的村子里,那就你们看谁家娃少就收养了。”
-
-说完这句话,大家你看看我看看,就是没有一个人做声。毕竟现在的情况不比之前,谁家收养这个孩子谁家就会无形中增加很多的负担。-
-
可是这个孩子哭声一点点变大,赛金花看见约莫着这个孩子是给饿着了,很是顺手的就把地上的他给抱起来,不顾自己是在公众场合就把自己的衣服缕起,顿时一个大大的奶子就出现男人们的眼中,瞬间男人们有点热血沸腾,小弟弟已经是不听话开始树立着。-
-
吃着赛金花的奶水,孩子就不哭了。-
-
“村长,我看这孩子跟你金花有缘,你们家又没有男娃,要不你们就收养了。大伙说是不是。”祥林嫂说着这句话,但是从村长的眼睛中可以看出他的不情愿。
-
-周边的人就没有附和着,大家已经很明白村长的意思。-

-“我看这样,既然是上天赐给我们义乌镇的礼物,我也是不能够独享的,这个孩子就每家住个几天,这样临着住。”
-
-在场的人没有意见,就默许着村长的提议。为了起表率作用,这个孩子就先在村长家里面先住段时间。
-??
-时间过得真是快,在义乌镇之前那个孩子襁褓里面的婴儿已经是长成了一个帅小伙。因为当地人姓陈的比较多,就起名为陈二蛋。-
-
在村子里面,一般都是为了孩子好长得就会起一个很贱(比如说是跟鸡、鸭、狗等有关的)的名字,这样孩子就会成长的很快。-

-因为吃着百家饭,每一家的人都是很疼陈二蛋,觉得这个孩子没有爹娘就会对这个孩子格外的疼爱。-

-也许就是这个缘故,这个孩子已经在村子里面是一个混世小魔王,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是敢说。之前,在祥林嫂家里住的时候,就把富贵给折腾死了,硬是说要跟祥林嫂住在一间房间。所以富贵是恨死了这个小兔崽子,同时对于这个小兔崽子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陈二蛋也是最寂寞的时刻。虽是吃穿不用愁,但是眼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都成家了,陈二蛋心里面也是开始想着结婚,想要有一个老婆。-
-
这个村子里,大家都是喜欢生男孩,每一年降临的女孩是很少的,所以很多跟陈二蛋同样年龄的人都是在外面娶老婆进村。唯独村长那四朵金花依旧是在家待嫁。
-
-闲来无聊,陈二蛋就很喜欢大晚上的去戏弄一些正在睡觉的人,他已经把这当成一种乐趣,更是当成了一种习惯。-

-今天晚上,二蛋跟往常一下,看看哪一家的灯已经熄灭了,远远望去正好是村长家的灯是最早熄灭的。
-
-听村子里人说,二蛋自从第一次住过村长家里面,村长总是用各种的理由搪塞不让二蛋去他们家里住,不知道是为什么原因。
--
因为是村长,大家都不敢多说什么。-
-
还没有走进村长的屋前,二蛋似乎就是听到了些什么,模模糊糊的好像是男女喘息的声音,这倒是引起了二蛋的好奇心,想走去看看究竟,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
-慢慢的走进一看,面前的一切让二蛋很是惊艳,生平第一次看见男人跟女人赤裸相对,二蛋的下面就开始有了反应,只是二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有了反应。-
-
在村庄里面因为防护措施做的并不是很好,站在窗户外面是可以看见里面发生的一切,加上村子里面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住得近就是可以听见房事,为此这里就会把孩子们安排到相对而言离主卧较远的偏房住着,不想让孩子们听到这些不好的声音。
--
从窗户的细缝中,二蛋看见赛金花那一处上峰,虽是夜晚但是看得出是那样的白,是那样的大,是那样的圆,弄得二蛋浑身不自在。
-
-村长文毛趴在赛金花的那一处高耸之处拼命的吸着,赛金花却是不停的喘息着,这个声音很是有磁力,吸引着二蛋。-

-二蛋就贴着窗户更紧了,看见村长的手不停的往下滑,知道女人的私密之处,这是二蛋第一次看见成熟女性的私密之处。却比二蛋想象之中要美得多,正在二蛋浮想联翩的时候,就看见村长拿出自己的那个小弟弟,透着外面的月光,二蛋觉得那个地方还真是小。平时看见文毛是很得瑟的,没有想到那个东西是那样的小。
--
二蛋忍不住想笑。-

-不懂男女之事,二蛋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此刻两只手更是把窗户趴得更紧,生怕错过什么。-
-
村长拿出自己的那个东西,就放进了那一从深林之中,看见村长趴在赛金花的身上不停的来回滑动。、此时此刻的赛金花更是相当的迷人,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得见,赛金花似乎是很享受,呻吟的声音不断的变大,弄得二蛋全身上下燥热不堪,但是二蛋自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的。
-
-“你怎么这么快就完了。”赛金花问着,说话声音明显的带有一些责备的感觉。-
-
“我都这么长时间,什么还短。睡觉。”文毛说着。最近不知道是怎么,文毛早泄的很快,赛金花才刚刚热身,期待着后面的事情,文毛就没有下文了。
-
-看着赛金花很失落的样子,文毛不想多说什么,倒头就睡。赛金花知道自己是睡不着的,就穿好衣服,“我去看看孩子们。”走出了房间。-
-
二蛋不明白赛金花是怎么了,看见有人要打门,就赶紧准备撤回去,一不小心把一块石头给弄到了,但是这个声音依旧是没有让屋子里面的人想什么。乡村里面本来就会有很大的猫猫狗狗,这种动静早已经是让所有人习以为常。
-
-自从是看见那一幕之后,二蛋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出来,可是脑子里面想的尽是那些男女之事。
--
寡妇凤姐几天没见见到二蛋,就问着大家二蛋最近怎么了。
--
从乡里人那里知道,二蛋几天没有出门,凤姐就前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二蛋,你怎么啦?”-
-
没有听到人回复,凤姐就推开门看看,这一看不要急二蛋居然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这倒是把凤姐一下子弄得脸红,但是明显的看见二蛋那个东西真是大,很是惹人爱,凤姐自从老公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享受过性生活,自己也是很期待,但是自己是一个寡妇是没有人愿意的。
-
-二蛋看见凤姐脸红,就依稀记得那天晚上赛金花也是这个样子,脸上通红。等回过神来,二蛋赶紧自己的衣服穿上,笑着:“不好意思,凤姐。”|
-
-等二蛋穿好衣服,凤姐就走到二蛋的身边:“你是怎么啦?怎么几天没有见到你,这倒是让整个村子有点不习惯。”
-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你说。”-
-
“你说为什么,男人趴在女人身上,他们发出喘气声音,是不是很难受?”-

-这句话弄得凤姐的脸是更加的通红,没有想到这个二蛋居然会这样问,但是凤姐平日里就是一个话痨子,看见二蛋一脸的疑惑,就说着:“他们那不是痛苦,是很享受的,你现在还不懂,等你做过之后,就会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
“是吗?”凤姐的话,让二蛋是想入非非,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我想试试,我好想娶老婆。”-
-
“哈哈,看来我们的二蛋是发春了。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事情了。”凤姐凑过头来,问着二蛋。站在二蛋这个角度就正好看见,凤姐的两个大奶子,虽是没有赛金花的那样大,但是也不是很小,手有点不自主得往那边移动,手伸进凤姐的衣服里面,开始挤压着。
-
-这个动作,到是弄得凤姐浑身上下痒痒的。对于很久没有男人关怀的寡妇来说,这是让她很享受的,但是碍于现在二蛋不懂。
--
凤姐就说着:“二蛋拿掉你的手瓜子,不然就怪我不客气。”凤姐虽是这样说着,但是自己还是很希望二蛋继续,完全就是口是心非。-
-
二蛋非但不拿出自己的手爪子,反倒是一步步向下,抚摸着凤姐。-
-
在这样下去,凤姐觉得自己是抵抗不了的这样的诱惑。-
-
男人和女人一旦是有了房事的经验,就会对这种东西有着很强烈的欲望。这个东西就像是罂粟,会让人上瘾,并且会沉浸其中。只是它不同于罂粟,他会让身在其中的人感受到很愉快,这种感觉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可谓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渐渐地升温,二蛋的小弟弟更是开始在膨胀着,把本来很是宽松的裤子顶的老高。
-
-“二蛋,你现在是长开了呀!”
--
“我当然是长开了,我觉得自己的这个东西很大。比村子里面的男人都是大多了。”
-
-二蛋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他现在这个东西已经是很大了,何况现在他才二十岁,之后说不定就会更大的。
--
不由自主的凤姐就用手准备去摸摸那个东西,还没有触碰它,凤姐就明显感受到了一个热量。到底是年轻气盛,这个东西自然是要比中年人来的要快。-

-正在两个人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声音,凤姐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把二蛋的手从自己的胸前拿出。
-
-“二蛋,我来看看你这几天是怎么啦?”-
-
令二蛋意外的是,没有想到赛金花今天回来看自己,她一步步向着自己走过了,胸前那两处高耸上下抖动着,更是抖动着二蛋的心。-
-
“哟,什么风把大美女给吹来了?”这句话中,凤姐有一点赛金花坏自己好事的口气在里面。-
-
“我听说二蛋几天不出门,来看看是不是生病。”赛金花走到二蛋的床前,伸出手来摸摸二蛋的额头,“没事呀!”
-
-二蛋第一次近距离看赛金花,觉得她的美真是迷人,胸真是大。下体的弟弟就又开始树立着,二蛋顿时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赛金花准备摸摸二蛋的手,可是自己哪里晓得,一不小心碰到了那个庞然大物,并且还是温度很高的。瞬时,赛金花脸上通红,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没有想到二蛋那个东西是那么大,比起她们家的那个死东西,二蛋的更是有诱惑力,赛金花自己一个人愣住了。-

-凤姐回到家里面,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都是睡不着,越是想着二蛋的那个东西心里面就越加的发痒痒,看着表情就是很痛苦,想要解决生理需要可是苦于没有人帮助自己。
-
-于是乎,凤姐一个人在床上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自己摸着自己的胸部,手还一直往下,自己摸着自己的私密处,顿时一个人在床上开始发出呻吟声,这种自慰方式只是暂时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
-
正在凤姐很是享受的时候,她的儿子狗子放学回家,还没有进门就喊着:“妈妈,妈妈。”听着声音,凤姐迅速的扣好自己的上衣扣子,从床上坐起来,“你个兔崽子,今天是不是又翘课,回来的这么早。”-

-“没有啊,我今天可是很听话,兰兰老师还表扬了我。” -
“是吗?你以后进老娘的屋子,记得敲门,如果我没有回复,就不要敲我有事了。”-
-
“什么事?”
-
-“你问那么清楚干什么,你个兔崽子还不赶紧去做作业,不然今天没得饭吃。”打断了凤姐的好事,凤姐特别的生气,一骨碌就把气全部给撒到了儿子狗子身上。-
-
赛金花一路上思维都是混乱的,还在想着刚刚的事情,回到家里面,文毛看见赛金花回来,“你跟臭婆娘,去哪里我都快饿扁了,你怎么还不做饭?”
--
“急个什么,我马上做的。”-
-
不一会儿饭就做熟了,看见文毛不是很高兴,“你怎么啦?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情?”-

-“还不是那件卫生院,都是女的,我在想是不是该整个男医生去那里坐坐阵,这不一时之间不是没有找到恰巧的。”-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赛金花,之前二蛋不是上过大专医学专业,后来因为学费比较贵,就一直没有在去学习读书,“你看二蛋怎么样?他不是有去上过医科。”-
-
“对呀,你个婆娘倒是提醒我了,我看他是中(是认为可以的意思)的。”文毛三下五除二的吃完饭,就去了二蛋的那件茅草屋。-

-“我跟你商量个事,你去我们卫生院当个妇产科医生,你看咋样?”-
-
“什么,妇产科?啥意思?”二蛋故意问着。
--
“就是专门给咱们村子的妇女看病。”
--
本来想拒绝,二蛋又转过头来想到,这不正好可以随时随地的解决一些自己的问题,脱口而出:“好。”-
-
二蛋的回到,倒是让文毛很是开心,“那你明天就去,每一个月给你发工资,你就有钱娶媳妇儿。”-

-这样美得差事,可是把二蛋给乐坏了。
--
晚上时候凤姐是在呢吗都睡不着,在床上是左边翻到右边,一直都是想着白天的事情。这女人一旦看了荤,欲望来了是比男人更加的难受,更加的渴望,再加上自己自从老公走后,这一方面就没有碰过。
-
-所谓寂寞空虚的女人,在这一方面会有更大的欲望。
--
赛金花也是睡不着觉,在床上倒腾着,弄得浑身燥热的很,看看身边的人:“老公,你睡了吗?”-
-
“没有了。”
--
于是乎,赛金花就往文毛的身边蹭了蹭,“那我们爱爱。”这一次赛金花的主动,倒是激起了文毛的反应。-

-转身文毛就压在赛金花的身上,开始在啃着她的高耸,手不停的脱着赛金花的短裤,抚摸着私密之处,弄得赛金花浑身都感到很是战栗,这种感觉很爽。
-
-不一会儿的功夫,赛金花的下面就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这个时候文毛的下体已经是涨的不行,可就是插不进去,这倒是使赛金花很是失望,文毛更是急的出了一身汗,“我是不是太紧张了。”-
-
“不要紧,你慢慢的来,要不我上你下。”-
-
两个人变换了体位,赛金花变被动为主动,不管赛金花怎么样的挑逗文毛的那个小弟弟,可就是插不进去,最后索性弄得赛金花一点欲望都没有,为了不伤害文毛的面子,“老公,原来是我那个来了,难怪你是进不去。”
--
这个谎撒的连赛金花都觉得自己很是不可信,但是文毛确是相信了,“你个臭婆娘自己有问题,你还说我。”
--
这句话就把赛金花的心给伤了,文毛一直都是很强势,任何事情就算是自己有问题,他也总是不会承认,总是会把问题丢给别人。
-
-赛金花当时不是因为家里面条件不好,是不会嫁给这个满脸横肉,没有什么学问,吝啬的文毛,想着想着赛金花就一个暗自流泪。
--
本来白天的时候,二蛋近距离看着赛金花就对赛金花已经是很迷恋,晚上就又来到他们的窗户前,偷窥看着里面的一切。听了凤姐白天对自己的解释,二蛋觉得自己的希望是来了,总有一天他要把赛金花压在自己的身下,好好的压榨一下。-

-一大清早,二蛋就起的早早的,拿出了一件自己算是比较干净的衣服换上,嘴里还不停的哼着小曲,一看这个表情就知道今天二蛋的心情是倍儿棒。一个人站在镜子面前,二蛋觉得自己还是长得很帅气的,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说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
-清晨一缕阳光从东方升起,照进到这个镇上,人们才很是慵懒的起床,开始着一天的劳作。这里的人们有一个习惯就是不喜欢起的很早,除非是农忙的时候,人们会起的比较早,其他的时候都是起的相对而言比较晚。-

-文毛把二蛋安排去卫生院的消息轰动了整个镇上,卫生院里面一直都是阴气占主导,什么时候开始让一股阳刚之气进入。卫生院里面的护士们,心里面开始期待着这个人的到来,这样以后的日子就不会感到很是孤单。-

-“你怎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安排一个人去卫生院,并且还是那样一个死无奈,什么本事都没有。”文仙说着,从心面文仙就很看不惯二蛋,觉得这个整天就无所事事,去哪里简直是混天。-

-“你不要以为就你一个人上过大学,二蛋好歹也是我们村里仅有的一个男性大学生,要不是没有钱,他是不会辍学的。估计就是这样一个原因,二蛋才会变得消沉,尽做一些坏事情。你不要多说什么,我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文毛的话,从来都是没有人该反抗。
--
文仙是文毛的大女儿,跟赛金花一样长得很漂亮,在卫生院里面即是院长也是护士长。当年在外面上大学,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回到家里面来开办了一个卫生院,专门给妇女解决一些妇科病。
-
-只是,文仙脾气很傲,看不起任何人。平日里别看是一个很是温柔的,在某一方面可是相当的强悍,这样的一面是镇上的人所没有见到的。
--
富贵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你知道吗?二蛋去卫生院里面,当妇产科医生了。”-
-
“是吗?”祥林嫂很是震惊,接着又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
“刚刚,村庄在广播里面说的。”
-
-祥林嫂一想二蛋正好现在没有工作,他也是上过大学,觉得这样的安排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之后心里面就没有多想什么。-
-
“妈,你知道老头子是不是吃错药,这样安排的。”-
-
“你怎么说话的,他这样安排自由他的道理。还有他的脾气,你不是也知道。”
--
走进母亲一看,文仙发现最近赛金花食欲不是很好,整个人也是没有之前那样红润,“妈,你最近好憔悴,是不是雌性激素分泌不多,有时间你到我的诊所来看看,我帮你诊断一下是什么原因。”
--
“有用吗?”
--
“当然。”
--
也是,自从赛金花最近的房事不是很和谐,她跟文毛之间的关系就不是很好。赛金花经常晚上一个人自慰着,这样的感觉着实让她很难受,自己体下的那一团火始终是没有人来帮助自己灭。-

-来到卫生院里面,文仙不是很喜欢二蛋,但是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面,在人前她还是要把面子给做足,这样就不会让人去说些什么。
-
-还是小时候见过二蛋,后来由于自己长期在外面上学,基本上村子里的人,文仙几乎是不认识的,很多人也是不认识文仙的,外界对于这个文仙的评价仅仅限于是一个很漂亮的人。
-
-“请问有人吗?我是新来的妇产科医生,陈二蛋。”-

-瞬时一群护士就出来,看着这个唯一的男性,二蛋长得很高,衣服虽不是很合身,但是基本上还是看的过去,只是皮肤很黑。
--
对于长期没有见过男人的这一群,年轻的少女,免不了有点春心荡漾,心里想入非非。
-
-“你就是以后再这里上班的二蛋,我是文仙这里的护士长也是这里的院长,这里是我负责。”后面的一句话,文仙好似是在故意强调些什么。
--
“我明白。”
-
-之后再杏子的带领下,二蛋进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不算小看起来确实比较温馨,另外房间格调看起来很是不错。
--
杏子看着二蛋,脸红的一阵阵,时不时故意靠近着二蛋的身体,不停的摩擦着二蛋的皮肤表面,弄得二蛋浑身的体温往上升,两个人之间暧昧的在增长。-

-想到自己第一天来报到,二蛋就打起精神来,先不要慌,这样的事情以后多的是,别心急出不了热豆腐,“没有什么事情,你就先出去,我一个习惯一下这里。”-

-“陈医生,你帮帮我看看我的胸好难受,是不是里面有什么东西,不会是长了什么肿瘤,我可是还没有成为女人。”说着,杏子就开始在脱着自己的衣服,手开始在解开自己的一扣,一颗、两颗、三颗,等到第四颗的时候,女人特有的东西暴露在二蛋的面前。-
-
一般的男人都是接受不了这个,何况现在二蛋的脑海里面一直想着这个东西,心里面就更加痒痒的,有一股力量驱使着自己想上前啃几口,可是自己这样做,以后还怎么办?想到这里,二蛋就转过身去,自己的手开始摸着自己的那个庞然大物。
--
不惊觉得二蛋是一个正人君子,杏子就穿好衣服,出门心里面有了一个决定就是一定要把这个人给调到手里。-
一听说二蛋去卫生院里面上班了,凤姐就赶紧找了一件相对而言眼神深的内衣穿在自己的身上,想去看看二蛋。
--
哪里晓得,刚刚到的时候正好在窗户外面看见了,女护士跟二蛋的一幕,并且也是看见二蛋自己在心里的那一团火似乎是再强忍住,心里面就可高兴着,看来这个二蛋终究是忍不住。
--
卫生院下午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事情,二蛋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里面,上网查看一些跟妇科有关的基础知识。打开一个网页,正好看见女性的下体的解剖图的时候,二蛋就有点惹不住的,心里面就更加的向往着那件事情。
--
一天就这样结束,二蛋回答自己的宿舍,刚刚一开门,就有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二蛋,二蛋一看原来是凤姐,“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啦!我更想......”-
-
两个人就进门,凤姐顺手就把房门给反锁着。上前就拖着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就露出自己的两个大圆盘,“二蛋,来吧,我今天来传教你一些东西,你会有另一番感受的。”-
-
本来就是很期待着这个东西,二蛋就跑过来,用力的吸允着凤姐的两个大圆盘,虽然比不上赛金花的那样的大,但是凤姐的也不是很小,也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
由于没有经验,二蛋弄得凤姐有点疼但是确实很舒服,不停地呻吟着。凤姐开始脱着二蛋的衣服,手不停的往下,伸进二蛋的内裤里面,第一次握着男人的这个东西,凤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一种满足感。-
-
二蛋从偷窥中看见文毛是怎么样,在赛金花的身上做着什么样的动作,可以说二蛋这一点学习能力还是很快的。手一路向下,最后凤姐仅有一件黑色的内裤还在。-

-“二蛋,我来教你,让你知道一些东西,你躺在床上。”
-
-等二蛋赤裸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凤姐就叫二蛋脱掉自己的内裤,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并且是这样的清楚,这样的清新,二蛋感到很是高兴。-
-
之前是见识过二蛋这个东西很",没有想到现在是更可爱,才一天没有见到。-

-凤姐坐在二蛋的身上,用手将二蛋小弟弟拿起,插进自己的身体里面,不停的运动着,好久没有感受到男人的力量,弄得凤姐爽急了。
--
两个人从傍晚一直做到深夜,不知道是做了多少次,原来这件事情是这样的美妙。躺在二蛋的身边,凤姐觉得很是舒服,自从老公走后,就一直没有过这种生活。本来每一天的生活就很无聊。多少个晚上凤姐一个人解决着自己的生理需求,这样的感觉是多么痛苦。
--
二蛋也终于从男生变为真真正正的男人。-
-
这一夜很是销魂,他们两个人的声音都是很大的。
-
-半夜里面二蛋醒了,看见凤姐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什么时候走的他自己都是不知道的,正好这个时候他被一个声音给吵醒了,打开们出去看看,顺着声音的地方二蛋来到一个房间的门外,似乎声音是从这个里面发出来的。-

-模模糊糊这个声音是男女"的声音,想到这里二蛋就觉得很是好笑,晚上估计很多夫妻都是会做这件事情。
-
-估计是睡得太早,现在醒来二蛋觉得自己是睡不着的,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文毛的屋子前面。看见赛金花的房间里面还亮着灯,看样子他们还是没有睡觉的。这么晚怎么还没有睡觉,好奇心的驱使下,二蛋走到房子外看看,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
原来文毛不在房间,只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不用说就知道是赛金花,这个时候她开始脱着自己的上衣,自己的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哇,真是大,真是白。”可以说是相当的有吸引力。二蛋不明白赛金花这是在干什么。-

-接下来,赛金花就一直往下,手开始在莫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弄得她发出一阵阵呻吟声。难不成现在文毛那一方面不行了,赛金花只能够靠自己来解决,这该是多么的痛苦,想到这里二蛋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是来了。
--
何况文毛跟赛金花相差十几岁,后来听人说要不是文毛当时有几个钱,一朵鲜花是绝不会嫁给一个又肥又丑的文毛。
-
-正在这个时候,文毛进门,赛金花赶紧三下五除二的穿好自己的衣服,装睡。
--
看到这里的时候,二蛋就起身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看看时间不早,回去休息,明天自己还是要上班,可不能像之前那样谁都自然醒,不然的话文仙说不定是找出什么理由把自己给开除,这样之后自己的目的不是完成不了。
--
一连几天都没有人来卫生院,二蛋倒也是显得很轻松,整日都是坐在电脑面前,上网查查一些资料,应付后面的事情。
-
-卫生院里面的几个护士每天上班都是显得没事做,都想去看看二蛋,但是文仙明确规定不让她们去二蛋那里,这就没得办法。加上二蛋又不出来,这可是让外面几个人给难受着。
-
-正在大家显得无聊的时候,进来一个中年妇女。-

-杏子赶紧上前,“您好,阿姨您是啦看病的吗?”
-
-“是的,我下面很是难受,让二蛋医生帮我看看吧!”
--
为了去见见二蛋,杏子介着这件事情正好去见见二蛋,“陈医生在里面吗?来了一个病人要过来看病。”
-
-“进来吧!”
-
-“您好,我先要问诊一下,您是有哪里不舒服?”-

-本来是一个男医生,中年妇女不好意思开口,可是想到自己实在是很难受,就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我每一次做那个的时候,下面就很痛,痛的我都受不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出现了什么毛病,弄得我跟老公都不敢做。现在可好,这个死老头子,居然背着我去找小的。”
--
“这样,杏子你扶病人去床上躺着,我马上过来。”
-
-说着,杏子就带病人去床上躺着,二蛋戴上手套就走了过来,“你先出去,我来给病人检查。”-
-
转过身来看着病人,二蛋说着:“我现在来帮你检查一下,麻烦您把你的裤子脱下来。”
-
-“什么?”乡村妇女多少是很传统,都是不想把那些东西给外人看,都是觉得那是不雅的。
-
-看见病人很是迟疑,二蛋一板一眼的说着:“你如果这样,我怎么帮你解决问题。再说等你有生理需求的时候,不是也没有人帮你解决吗?比起这,你看你觉得哪一个重要。”-

-这句话还真是管用,一说完病人就赶紧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为了不让病人感到不好意思,二蛋就在中年妇女的眼睛那里用一块布挡住了。
-
-第一次检查着女性的私密之处,并且是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二蛋突然间发现女人的这里还真是很特别。外面长着一层层密密的黑色毛,里面带给人的感觉确实不一样的。
-
-二蛋就抚摸着患者的私密之处,那里晓得中年妇女却是发出一阵阵呻吟之声,弄得二蛋的下体也是开始有了反应。-
-
估计是自己的抚摸弄得这个女人很爽,不惊二蛋就加大力气抚摸着,瞬时房间里面就爆发出男女交配的声音。
-
-杏子在外面听着,也一样是很有诱惑力的。心里想着那档子事,想的心花怒放。想进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又怕被二蛋说。-

-中年妇女结婚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发现有这么爽的感觉。虽是还没有插进去,但是就已经是感受到了自己有些飘飘然。-
-
二蛋忽地就停止抚摸。
-
-“医生,请继续不要停,一点点加深。”
-
-“我已经检查完了。”说完就出去,正好撞见杏子满脸红通通,她的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游离,就连二蛋出来都是没有发现。
--
“咳咳。”-
-
这才把杏子的给拉回。-
-
“刚刚检查您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内部酸碱失衡,以后注意要勤换内裤,还要记得以后做那件事情要把那里洗的干净一点,你的老公也要清洗干净。”
--
“医生,那个我还想要,你能不能在帮我检查一下,我结婚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刚才那么爽的感觉,真是爽极了。”
-
-“不好意思,我已经检查完了,没有什么事情。你以后要是再有什么不舒服,就过来找我吧!”
-
-二蛋怕自己忍受不住,一直强忍住自己的说话声音,这种强迫自己忍住真的是很难受。-
-
送走病人,杏子出去,看看外面几个人已经走了,一看时间也是都到下班点了。于是,杏子就顺手将大门给关住,折回到二蛋的办公室。-
-
关住门,开始脱着自己的上衣,来到二蛋的面前,“我刚刚听的那种声音真的是很销魂,我都快忍不住了,你看我的下面都已经湿润着。”-

-杏子就握着二蛋的手,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那里。倒是把二蛋给吓坏了,这个女人下面真的是湿润了,连内裤都有一个发骚的味道,简直就是一种很大的诱惑力,即使再好定力的男人还是会忍不住的。
-
-抱起杏子就一丢在了那一张床上,开始胡乱的脱着自己的衣服,因为自己也是受不了,尤其是下面已经在强烈抵抗。-
-
这摆明是杏子诱惑者二蛋,基本上面都没有前戏,二蛋就把自己的那个庞然大物放进了下面人的体内,不停的撞击着。弄得杏子觉得很爽,发出阵阵的叫床声音,手把二蛋抱得更紧,嘴里还说着:“再快一点,快一点。”
-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二蛋这次就变被动为主动,男上女下的姿势,比之前女上男下的姿势要爽很多。-
-
赛金花今天出来办事,正好进过卫生院,就想进来看看,哪里晓得门锁了,准备离开的时候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声音,走进去听。-

-二蛋的办公窗户没有关,赛金花捡起一个桩头站在上面,正好就看见里面的一切。看着下面的那个女人是那样的享受,弄的赛金花心里面很痒,最近可是苦了赛金花有这种欲望确是没有人来帮自己解决。-

-当二蛋抽出自己的那个小弟弟,赛金花傻眼了,实在是太大了,心里有一个声音也想臣服在这样的男人身下。-

-也许是看到了那样的一幕,一连几日赛金花都觉得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并且下体似乎很痒,一直在抓,不会是有了炎症吧!心里担心着,但是这件事情又不好意思跟谁说,想到就去卫生院看看。
--
“妈妈,你在家吗?你给我一点钱,我要去趟市里。”-
-
这几个孩子一个都不让赛金花省心,谁让自己是他们的父母,拿出自己存的私房钱就给了文仙一张红色的钞票。
-
-文仙都没有说什么,就离开。赛金花更是懒得问原因。-

-“小仙回来有什么事情?”文毛回来了,看样子是又要出去。
--
“去了市里,怎么不跟我一起去,我会来那东西去市里开会,估计要十几天才能够回来。你赶紧给我准备一下东西,我好赶车。”
--
一听文毛要出去,赛金花心里就别提多高兴,整理好衣服,送走文毛,赛金花就去厨房里面装了一点鸡汤准备给二蛋送过去。-

-敲了半天二蛋的门没有人开,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门开了。
-
-“你来!”-
-
“是呀!过来看看你,你知道你在这边还习惯吗?”赛金花进门后,二蛋出去把外面的栅栏门也给关了,进来就把房门给锁住了。
-
-“我来看看你,最近怎么样?看你瘦了,就给你送鸡汤来。”
-
-这个举动多少让二蛋很是感动,走上前就是抱住赛金花,闻着男人的气息,赛金花觉得自己浑身发热,但是本能的就推开二蛋,“鸡汤冷了就不好喝,你赶紧趁热喝了,我好回去。”
--
接过鸡汤,二蛋大口大口的喝着。
--
这个时候赛金花说着:“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最近我下面有些痒?”这可是赛金花在自己的心里面做了好久的思想斗争才说出来,声音很小但还是被二蛋听见了。
-
-这个现象估计是大多数农村女性都是有的问题,二蛋上次在网上查文件的时候,知道这好像是因为下体菌群失调导致的,只要以后注意自己的卫生并且勤换衣服就行。-
-
喝完鸡汤二蛋就说着:“不要紧,就是最近你的菌群失调,勤换衣服并且还有最好是把内裤放在太阳体下暴晒,这样情况就会有所好转。”
-
-本来想后面会做些什么事情,可是当自己喝完鸡汤的时候,二蛋就什么都不想做。-

-看见赛金花离去的背影,心里多少是有些痒痒的。
--
很多没有来义乌镇的人都是知道,这里有几多金花,那就是赛金花的四个女儿。在当时很是封建的社会里面,生了男孩子才可以说是在家里有地位。但是生男孩还是女孩这件事情并不是女人能够控制的,全部是靠男人。只是这个道理又有谁会知道。
--
赛金花有四个女儿分别是大女儿文仙,在卫生院里面即是院长也是护士长,但是这个孩子完全是遗传了赛金花的美,与此同时也是遗传了文毛脾气暴躁。
--
二女儿文兰是村子学校的一名老师,也就是她稍微让赛金花省心点,嫁给了村主任的富贵的儿子富狗蛋,生活还算是平静,但是这个女儿一直都是跟丈夫关系不好。在村子里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规定女儿是不能够在娘家住的,为此文兰经常住在学校里面。
--
三女儿文梅因为不爱读书,就喜欢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被安排到卫生院里面做护士。来到这里文梅每一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就是数着时间过日子,是一个典型没心没肺的人。-

-四女儿文菊很喜欢学校,从小就喜欢读书,现在正在市里读大学,只有放寒暑假才会回到家里面。为此赛金花在更多的时候,是很想恋小女儿的。
--
眼看着上面还有两个女儿都没有出嫁,赛金花是很担心。但是文毛确是一点都不担心,觉得这孩子的心事操不完,很多事情都是要顺其自然的。-

-“妈妈,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看见你不在家里你去哪里?”
-
-“我去卫生院看看,没有想到你们那么早就关门了。”
-
-“这样。”
-
-文梅说完话就转身离开,又开始在床上看着漫画过着日子。平日里面赛金花不知道是说了多少,可是这孩子就是不听话,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做事情。
--
又到了晚上,很多寂寞的女人都是很害怕夜晚,漫漫长夜都不知道怎么过。女人年轻的时候还有小孩子带,等到长大的时候老公不在了,孩子长大了,女人的欲望就会变大,在这一方面的需求就会比男人要多的多。
-??-
文仙不在卫生院里面,顿时几个护士都非常开心,一大早就打扮得很是妖娆,都想去看看二蛋。-
-
义乌镇虽是一个世外桃源,很适合居住。但是这里的年轻女性都是有着一个通性,都不太愿意很早结婚,都想好好在玩几年,加上上任村长家里很有钱,可是家里的人都是很年轻都去世,最后存在银行的钱都是充公了。进过这么一件事情,村庄的人都不太愿意把钱存在银行,都愿意拿着钱去逍遥快活去。
--
卫生院妇产科里面的四个护士,除了文梅不管世事,每一天沉浸在自己的漫画世界里。其他三个杏子、叶子、林子别看都是长得很是漂亮,但是骨子里面都是一种野性在里面。-

-经过那一次杏子跟她们说着二蛋是如何宠幸自己,硬是把这两个人弄得心里痒痒的,都说女人天生就爱嫉妒,何况她们可都是很想见识一下二蛋的那个惹人爱的东西。-
-
“我说过几天之内我就会把他给拿下,怎么样?以后他可就是我的专属东西,你们几个离他远一点知道不?”杏子似乎是在向她们两个人昭示着什么。-

-但是叶子跟林子都不是吃素的,也都是不好惹的,既然你可以做到的事情,我照样是可以做到。-
-
从此卫生院里面的火焰开始在升温,明理暗斗都是为了那一样。谁让二蛋是他们卫生院里唯一的阳刚之气,唯一的活宝。
-
-午餐的时候,二蛋去食堂吃饭,这是他第一次去食堂吃午餐。之前就听说这里阴气很重,这次来看果然是这样,黑压压的一片可都是女性,这种场面倒是有一点像是女子学校的感觉。
--
同时二蛋的心里就开始偷着乐,自己以后岂不是很爽。
-
-文梅不在乎外人的眼光,打了饭看见没有地方有空地,只有二蛋的桌子还有空地,想都没有想就坐了过来,吃着自己的饭全然不看对面坐着的可是整个院里的唯一的男性。
-
-杏子看见这个情形也是跟着过去坐在那里,把自己碗里的肉食夹给二蛋,“你多吃点,这样才是有力气做事情。”
--
杏子这句话倒是让人听到后会浮想翩翩,心里惹不住的偷笑。
--
“谢谢。”
-
-正在这个时候,文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整个人看起来是很没有精神的,环视周围一切看见还有一张桌子有一个空位子,就走过去看看。
-
-“您回来了。”杏子多少对于这个院长兼护士长还是有些怕了,好歹她是村长的大女儿,还是名牌大学毕业。-
-
“恩。”文仙没有想太多,这次她去市里实在是太累了,要办的事情是一件都没有办好,倒是自己给累坏了,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憔悴。-
-
“大姐,你很困吗?是不是又去那个酒吧干坏事了。”文梅就是一个很是没心没肺的人,不管是说什么话还是做什么事情都是不经过大脑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
没有想到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居然回去酒吧,之前在上大学的时候,二蛋就听说酒吧那个地方是很有引诱力的,那里的女人,只要是你有钱她们就会为你做任何的服务。只是文仙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去那里?难不成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存在,还是什么?
--
想到这里的时候,二蛋就决定有机会去调查一下,这样自己就不会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顺便可以压压这个女人嚣张的气焰。-

-“你整天看漫画,你就不能够做点事情,以后你在卫生院里面要是在成天不做事情,你就没有工资。一个月次数多了,就直接回家算了。”文仙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脾气,尽是对着文梅发脾气。-
-
文仙这一点倒是跟文毛很像,变脸就跟变天气一样变得很快,就连赛金花都搞不清楚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很是让人难得琢磨。
--
文梅就当是没有听见文仙说的那一番话,继续看着自己的漫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在文梅看来漫画的世界比现实的世界要简单很多,是不用想那么多的事情。
--
二蛋被这么一弄就没有心思吃饭,走出食堂,在自己的诊所面前正好看见凤姐的身影。-

-凤姐看见二蛋眼睛就跟发亮似的,“你个小崽子可是出来了,走走我有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情。”看见凤姐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现在是午休时间,二蛋就把凤姐待到了自己的住的地方。住的地方离卫生院很近,这是为了二蛋上班方便,文毛特意给他安排的。-

-“我上次看见你的内裤有点小,这样是不利于它的成长,我这几天就亲自给你做了几条,待会你就穿给我看看,合不合适?”-
-
拿出做的内裤,样子确实是很好看,看的出凤姐是很用心。-

-“二蛋,我想跟你说,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根据地。”
-
-说完凤姐就有些不好意思,自从那一晚上他们之间的干柴烈火,凤姐就更加的期待下一次的,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自己能够每一天都能享受这些,只是自己还是有家的,所以这几天就把家务给全部做完,这才有机会出来,才有机会来到凤姐所谓的根据地。-
-
闲来无暇,文兰一连好几日都没有回去自己家去住,当时那门亲事是文兰自己同意的,可现在到好这个孩子经常不回家,一直都是住在学校,前几日赛金花在池塘里面洗衣服的时候,祥林嫂正好将这件事情跟赛金花提了一下。
-
-这个意思就是很清楚,想让赛金花管管文兰,好歹现在她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可是不能在外面瞎鬼混。后面的一句话,多少祥林嫂倒是没有说出来。-

-乡村的道路上没都长满了杂草,因为现在村子的人们都是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很多事情都不会做,即使是自己田地里面长满了杂草,这件事情也都是跟他们无关的。-
-
赛金花一个人走在路上,微风阵阵吹来,把杂草吹的四处摇摆,这个阵势就算是再好心态的人,看见后多少心里面会感到害怕,何况还是一个从小胆子就很小的赛金花。
--
终于是鼓起勇气走到了学校,发现今天是双休校门都是关了,看见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赛金花赶紧上前:“请问您一下,文兰老师住在哪里?”-
-
“一直往前走,向左转看见的第一个房间就是她的。”-
-
跟那个人到了声谢谢,赛金花就走去。整个学校由于没有了学生,显得很是荒凉更是没有生机。-
-
“兰兰,你在里面吗?”-
-
文兰一听是自己母亲的声音,有点惊讶,“您怎么来啦!”-

-“今天放假你都不回你家里住,你让别人怎么说你。”-

-文兰终究是拗不过母亲,乖乖的跟着赛金花回家,只是两个人从村子的十字路口分别,向着各自的方向走去。
--
狗蛋洗完澡,就回房间看见一个人躺在自己的床上,一看是文兰,心里别提有多开心,直接就撤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向着文兰给扑过去,这个阵势有点像一只饿狼,好久都没有吃食物的感觉。
-
-“你离我远一点。”
--
狗蛋整体都是无所事事,只知道每天出去把妹,喜欢跟一些年轻姑娘唠嗑,这一点文兰很厌恶,为此跟狗蛋吵架,但是每一次过不了两天狗蛋就又恢复了原状,索性现在文兰就不回家。
--
“老婆,你不要这样吗?汪汪。”狗蛋边哄着文兰还一边学着狗叫,弄得文兰最后哈哈大笑,转过身来。
-
-看见文兰转过身来,狗蛋就像一只狗趴在了文兰的胸前喝着奶,好似像个小孩好久没有吃奶的样子,很是贪婪,手就开始不自觉的在扒着文兰的衣服。-

-弄得文兰全身战栗,这也是现在文兰很佩服狗蛋的,总能够挑起自己的欲望。
-
-不一会儿文兰就跟狗蛋一样光着身体,狗蛋一路向下吻着老婆的私密之处,由于这里有一个敏感神经存在,弄得文兰不停的发出一阵阵呻吟的声音。-
-
两个人刚回来,忘记了关灯。祥林嫂正好借着这个灯光看着两个人的的影子,弄得祥林嫂一阵阵的触感,本来是不打算去看看,但是终究是抵不住好奇心,自己结婚这么多年富贵在这一方面就很不行,两个人的房事从未和谐过。-
-
估计是狗蛋吻着文兰的下面很用力,有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传到文兰的大脑神经,喊叫声音变得更大,“啊,啊,啊......”
--
祥林嫂就够着脑袋去看这一切,看见自己的儿子吻着儿媳妇那里。有一次妇女们在池塘边洗衣服的时候,经常就会了一些有关自己的私事,听说那样子会很舒服,只是这件事情只能够想想,却从未实现过。
--
看见这个时候,文兰的面部表情很是满足,弄得祥林嫂心里面更是很不舒服,一股燥热从心里面传到自己全身,体温更是在升高。-
-
之后,狗蛋撞击着文兰那股摩擦声音真是很大,这个效果是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的。有那么一刹那,祥林嫂觉得自己之前的生活都是白过了。-
-
“你一个人在干什么?”
-
-富贵不懂得调情,更加是不懂得去满足女人的欲望,在这一方面很是木讷。除了会把村子里的财务弄得仅仅有条以外,其他的什么都是不懂的。-
-
但是今天这个男人确是主动出击,吻着祥林嫂的双唇,之后就赶紧脱掉祥林嫂的内裤,把自己的那一个大物直接就放入了她的体内。前戏完全没有做到位,就这样结束了整个过程,前后还不到两分钟。
--
远处还是能够听的见,他们的声音。富贵就已经是进入到了自己的梦乡,祥林嫂实在是睡不着就又站起来,准备去看看什么情况。-
-
其实,祥林嫂明白自己这种偷窥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只是自己心里面还是很期待也会有那么一次。难怪自古就与很多人,死在女人的石榴裙下,还觉得做鬼都很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