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熟女OL
熟女OL

熟女OL

今天的賈麗微還是一身OL的麗人打扮,裁剪得體的白色緊身西裝套裙包裹-
著凹凸有致而又豐滿勻稱的身體,透過深V型的衣領可以隱約的看到裡面淡黃色
-的內衣,剛遮住大腿的裙襬下面,肉色的連褲襪將一雙美腿修飾得無與倫比,腳
-上一雙黑色的尖頭細高跟鞋更突出了她前凸後撅,又顯高挑的身材。
-
-〔哎,很多人都羨慕我們這樣的工作,可又有誰知道其實真正做個出色的白-
領也不容易啊,尤其像我這樣快40歲的女人,每天都得精心的修飾打扮,有什
-麼辦法,只能靠這些來遮擋我那不斷流失的歲月了。〕-
-
賈麗微在下班的路上不停的嘟囔著,是啊,年復一年的過著枯燥無味的生活,
-不論是誰都有可能抱怨的。
--
尤其是想起兒子的時候,就更讓她變的愁容滿面了。其實賈麗微的獨生兒子-
小風算是個比較老實的孩子,甚至可以說有一點懦弱,可就是在學習上可真讓賈
-麗微操碎了心。
-
-甚至連班主任都說,小風在班裡從來都不調皮搗蛋,可就是不知道上課的時-
候在想些什麼,除了走神兒,就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
-
我不能養兒子一輩子啊,如果兒子再這麼混下去,以後靠不上大學,找不到-
工作,該怎麼生活啊?一想到這裡,賈麗微的心就像刀絞一樣的難受。
-
-〔現在的孩子為什麼總讓父母這麼操心啊,又不缺吃,又不少穿的,零花錢
-也與日俱增,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學習呢?我兒子以後可……〕-
-
哎,再難受又能怎麼樣?現在的孩子又有幾個不讓父母操心的呢?打又打不-
得,罵又怕傷了孩子的自尊心。沒別的辦法,也只能慢慢的教育了。-

-快到家了,嘴裡還在不停的嘟囔著,可為了能給兒子一個笑臉,這個做母親-
的還是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
可就在賈麗微剛走進樓道,順手從兜裡掏出鑰匙的時候,忽然發現幾個跟兒
-子年紀相仿的孩子正在門外痛打兒子,看到兒子痛苦的樣子,賈麗微趕緊跑了上-
去攔住了他們。-
-
〔住手,你……你們幾個混蛋在幹什麼?為什麼要打我的兒子?〕
-
-〔呵呵,還有來助架的呢,這麼說你是這小崽子的媽媽了。為什麼打他?你
-還好意思問?你兒子欠我們錢不還,我當然要打他了。〕-

-〔你……你胡說,我兒子這麼老實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欠你們錢?〕
-
-〔操,誰撒謊誰是王八蛋,你問問這個小兔崽子,他欠了我們五……五萬塊-
錢呢。自古以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兒子都欠我們1個多月了,到現在還
-不還,揍他算輕的了。〕
-
-這一句話說的賈麗微差點沒昏過去,她萬萬沒想到自己老實的兒子竟然瞞著-
自己在外面欠了整整五萬塊錢。
--
〔媽媽,我……我沒有,我……我只欠了他們一萬多塊錢啊。〕
-
-〔操你媽的,利息不算啊,再廢話我就宰了你。〕
--
〔你……你為什麼這麼霸道,難道你爸是李剛啊。〕-
-
〔呵呵,你還挺拽啊,告訴你,我爸是黑道上的李剛,不過就算沒有他,我-
也照樣牛屄。〕
-
-看到眼前凶神惡煞的這個孩子,賈麗微似乎有點膽怯了,心裡面七上八下的。-
五萬快錢雖然不是個小數目,可那不爭氣的兒子卻更讓她心痛。
-
-就算再心痛又能怎麼樣?兒子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了,不管怎麼說兒子都是
-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塊肉,是自己的希望啊。-

-〔呵呵,漂亮的阿姨,想什麼呢?是在想該怎麼賴張嗎?還是想報警抓我們-
啊?沒問題啊,現在你就可以打110,就用我這剛買的五千多的電話打吧。最
-多也就是關我們幾天,可是……嘿嘿,你這乖兒子,哇,今天被打殘了,明天又-
被爆頭了,嘿嘿,好像挺好玩的吧。〕
--
賈麗微萬萬沒想到這個表面上看起來還挺帥氣的男孩子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可著實讓她驚出了一身冷汗。
--
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為了兒子,沒有別的選擇,她只能忍痛的還上這離-
譜的高利貸。-
-
〔你……你別說了,阿姨還你們錢還不行嗎,求你們以後別再找我兒子的麻-
煩了。〕-
-
說完賈麗微就打開了房門,幾個不良少年也拽著小風一起跟了進去。而賈麗
-微換上拖鞋後獨自回到臥室,從床下拿出了一打錢後,再次來到了客廳。
--
雖然她是一個有素養也很愛乾淨的女性,可是看到幾個不良少年穿著髒鞋子-
在客廳裡踩來踩去的也沒有什麼辦法,暫時也只能忍受一下了。
--
而當她看到兒子小風蜷縮在牆角那可憐的樣子,賈麗微的眼圈變的濕潤了。
--
〔阿……阿姨身上只有這九千多了,要不你先拿著,過幾天阿姨籌到錢再給-
你送過去好嗎?求你們別難為我兒子了,他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啊。〕
-
-那群不良少年的老大名字叫高飛,本來呢,他也只想連本帶利的要回三萬,
-可直到小風的媽媽賈麗微的出現讓他改變了主意。-
-
現在他的目的已經不僅僅是錢了,賈麗微散發出的那種成熟女性特有的嫵媚,
-那白領麗人銷魂的誘惑,尤其是當她把高跟鞋脫下以後,那絲襪裡面包裹的肉呼-
呼的美足,已經讓高飛徹底的為之瘋狂了。-

-其實不光是高飛,連他手下的三個小弟都被賈麗微的成熟魅力給征服了,只
-是礙於高飛這個老大的威嚴而不敢表露出來罷了。
--
〔哎呀,阿姨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連一萬都不到啊,差的太離譜了吧,我今
-天可是必須要把錢帶走的啊。〕-
-
〔可……可是阿姨家裡真的只有這麼多了,而且阿姨一直沒辦卡,只有存摺-
的,現在銀行已經下班了,存摺根本沒辦法取錢啊。〕
-
-〔哼,那你是想賴帳了?你兒子以後……〕-
-
〔不……不是,阿姨不會賴帳的,要不我出去給你借好嗎?〕-

-〔競扯淡,你都說銀行下班了,誰家裡會放四萬多的現金啊。別說我不講情
-面,我可以給你半個鐘頭時間,到時候你要回不來的話,我可要狠狠的揍你的兒
-子。〕
--
兒子這兩個字,就像一把尖刀紮在她心上一樣,無論如何賈麗微也不會再讓
-他們傷害小風了。
--
可聽到高飛提出這麼苛刻的條件,賈麗微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不停-
的搓著手心。-

-〔可……可阿姨是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啊。〕-
-
〔咳,你別著急啊,我高飛也不是什麼混人,也不想逼人太甚的。這樣吧,
-我們單獨商量一下,看看怎麼解決。〕
-
-〔行,行,行,那阿姨先謝謝你了。〕
-
-聽到高飛說還有商量的餘地,賈麗微著實鬆了口氣,其實看樣子高飛頂多比
-她兒子小風大一兩歲而已,再怎麼說也算是個孩子,這個成熟的美婦根本就沒多-
想,為了讓他們快點離開她的家,就趕緊帶著高飛來到了她的臥室。-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
〔你們幾個,把小風看好,我去和阿姨好好的「談談了」,嘿嘿。〕
--
那口氣,那語調,分明就是個小流氓啊。
--
回到臥室以後,賈麗微慇勤的倒了一杯飲料,遞到了高飛的手上,而高飛也-
毫不客氣的接過了杯子,拉著眼前這個白領阿姨的玉手,一起坐在了沙發上。-
-
賈麗微這個和高飛媽媽年紀差不多的女人被高飛那帥氣而又略顯稚嫩的外表-
徹底的矇騙了,對這個小流氓竟然沒有絲毫的警覺,還在傻傻期待著高飛能大發
-慈悲放過她的兒子。-

-〔小飛,阿姨看你本質上不是一個壞孩子,雖然我們也不是什麼富裕的家庭,
-可阿姨也一定會把錢還給你的,可是這五萬塊能不能再少點啊……〕
--
〔恩?你說什麼?〕
--
〔不……不……就當我沒說,給我點時間,阿姨都還給你。不過阿姨還有一
-個小小的請求,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以後就放過小風,好嗎?〕
-
-〔咳,阿姨想哪裡去了,我也沒說這錢非得要啊,阿姨一個女人帶著個孩子
-也不容易,我聽小風說阿姨是個白領啊,果然名不虛傳,只不過呢……呵呵。〕
--
話還沒說完高飛就把自己的鹹豬手放到了賈麗微的絲襪美腿上,輕輕的撫摸-
著,享受著那絲絲滑膩的感覺。-

-〔小飛,阿姨求你不要這樣,我……我們有話好好說啊。〕
--
可就在這個時候,高飛的手已經伸進了賈麗微的裙子裡,愛撫起了她肉嘟嘟
-的大屁股。
-
-天啊,好有肉感,好像這肥美的大屁股生出來就是給男人蹂躪的,相比自己-
以前玩過的小姑娘,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想到這裡高飛暗暗的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好好的玩玩眼前這個和自己媽媽年-
紀差不多的成熟良家,一定要賈麗微成為他的女人。
-
-而賈麗微看到高飛這麼過分,噌的站了起來,羞紅了臉,開始斥責起眼前這
-個帥氣的壞孩子。
--
〔你……你流氓,再這樣我就喊人了。〕-
-
〔呵呵,喊人?好啊,阿姨可以隨便扯脖子喊人啊,就算報警也沒關係哦,-
反正我老爸一個電話就能把我撈出來。可是你兒子……嘿嘿,我現在就打個電話,-
讓客廳的幾個兄弟把他的耳朵割下來。〕
-
-說著高飛真的拿出了那個五千多的電話,做出要撥號的樣子。這下可把賈麗
-微給嚇壞了,她知道高飛說的出就做的到,趕緊上前攔住了這個不良少年。-
-
〔小飛,阿姨求你,不要這樣啊,小風就是我的命根子啊。〕-

-〔呵呵,其實我也不想這麼做啊,可是阿姨的魅力我真的抵擋不住啊。〕
--
〔你……不要難為我了,阿姨都這麼大年紀的人了,就算不吃不喝也會把錢-
還給你的,要不我再多還你兩千塊,好嗎?〕
--
〔好啊,我和錢又沒仇,現在就拿出來吧,嘿嘿。〕
--
〔現……現在?〕
--
〔呵呵,不用啦,逗你玩的,我這個人其實很好相處的,只要阿姨照我說的
-做,我就放過小風哦。〕
--
〔可是……那……那你可不許碰阿姨的。〕
-
-〔好的。〕-

-說著高飛就翹起了二郎腿,點燃了一支中華,露出了無比淫褻的笑容。心裡-
不停的叨咕著,呵呵,這麼豐滿成熟的白領阿姨,還是第一次玩呢,一定得慢慢
-的玩她,待會就……嘿嘿。
--
〔好阿姨,先找一雙高跟鞋穿上吧,要黑色尖頭的那種哦。〕-
-
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保住自己久曠的貞操,她只能按照高飛說的做,回過-
身就在櫃子裡找出了一雙尖頭的高跟鞋穿在了性感的肉絲美腳上。
--
〔哇,阿姨櫃子裡的絲襪好多啊,肉色的,黑色的,白色的,粉色的,真是-
應有盡有啊,都能開一家專賣店了,難道像你們這樣的Office Lady-
都這麼喜歡穿絲襪高跟嗎?咳,可惜都是洗過的。〕
-
-高飛完全被櫃子裡面琳瑯滿目的絲襪驚呆了,可就算再漂亮再高級的絲襪還-
能比的上眼前的這個美熟女嗎?瞬間的工夫,目光就轉移到賈麗微的身上。-

-〔現在先站到茶几上去吧。〕-

-可當賈麗微顫抖的準備脫掉剛穿在腳上的鞋子時,就被高飛給制止了。-
-
〔哎?我只讓你站上去,可沒讓你脫鞋哦,小爺我就喜歡看阿姨穿高跟鞋時,
-那肉嘟嘟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樣子啊,嘿嘿。〕-

-雖然賈麗微心裡是一萬個不願意,可她現在還有選擇的權利嗎?
-
-只能無奈的踩著細細的高跟鞋小心翼翼的站到光滑的玻璃茶几上,而高跟鞋
-踩在茶几的玻璃上隨之發出了清脆的聲響,讓人擔心那透明的玻璃桌面能否承受-
得住這個成熟豐滿的美婦人。-
-
身材高挑又豐腴的賈麗微站在上面就彷彿T台上的模特一般,尤其是那一雙-
包裹在肉色絲襪中的美腿羞澀的併攏在一起,完美的曲線展露無遺,哪怕是任何
-一個男人看到這樣一雙肉絲美腿都會不由自主的感到興奮,就算是女人也會投來
-豔羨的目光。-
-
高飛雖然是個孩子,可他也是個男性,當然不會例外的。
-
-此時的高飛徹底的驚呆了,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興奮地在賈麗微的肉絲美腿-
上不停的撫摸著,時而用手指勾起薄紗般的絲襪輕輕捻動,感受著那高檔絲襪的-
質感。
--
〔小……小飛,你答應過不碰阿姨的。〕
-
-〔咳,阿姨的絲襪這麼性感,腿又這麼美,摸摸有什麼關係啊。好阿姨,現-
在請坐下來吧,嘿嘿。〕-
-
看到高飛停止了撫摸的動作,賈麗微著實鬆了口氣,慢慢的坐到了茶几上面。-
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裙下的春光已經完全暴露在了高飛的眼底。-

-這時高飛已經將頭伸到了賈麗微的雙腿之間,正仰頭欣賞她裙子深處最誘人-
的地方。-

-可能是由於天氣太熱了,褲襪的透氣性又不好,賈麗微下面只穿了一條比丁-
字褲大不了多少的白色三角褲,前面是大片的透明鏤花面料,後面只是一塊小小-
的三角形布料,一條細細的白色布條夾在兩瓣圓滾滾的屁股蛋中間,豐滿肥厚的
-外陰輪廓在這樣一條性感內褲的緊緊包裹下展現無遺,甚至有幾根不聽話的陰毛-
都蹦出來在向高飛示威。
-
-而此時的賈麗微一直在揉著自己的眼睛,根本沒注意到高飛在做什麼。-
-
〔阿姨,你的陰戶真的好豐滿啊,連小內褲都快被撐爆了,尤物,十足的尤
-物啊,哈哈哈。〕
--
這時高飛忘情的鑽進賈麗微的裙底,顫抖的伸出雙手托住她的屁股,把臉貼-
在她的陰部不停摩擦著,從成熟美婦下身散發出的濃郁淫靡的味道則讓他沉醉不-
已,不但輕輕撕咬著賈鈺襠部的褲襪,還伸長了舌頭隔著布料用力頂著賈鈺敏感
-的花心。
--
〔阿姨可真夠騷的啊,快四十歲了還穿這麼性感的內褲,簡直就是絕配啊,-
呵呵。〕-
-
此時賈麗微終於反應過來,感覺到了眼前的少年正在侵襲著她最神秘的地方,
-下意識的一把推開了高飛,合併了雙腿。
--
而摸爽了美婦人的肉絲大腿和性感肥臀後,高飛順勢舒服地往身後沙發上一
-躺,再一次叼起了煙卷。
--
〔你……你要幹什麼?〕
-
-〔沒幹什麼啊,情不自禁嗎,既然阿姨不想讓我碰你,我也不勉強,那就請
-美麗性感的阿姨表演自慰給我看吧,嘿嘿。〕
-
-聽到高飛這麼說,賈麗微頓時嚇的一哆嗦,她怎麼也沒想到高飛會提出這種-
要求。-

-〔你……你說什麼?要阿姨給你表演什麼?〕
-
-〔靠,自慰啊,像阿姨這麼漂亮風騷的成熟女性不會聽不明白吧?就是你老
-公死了以後你發騷又勾不到男人做的事情啊。嘿嘿,千萬別告訴我你從來都沒做
-過哦,要不要我教教你啊?〕
--
老公,一個多麼親切的詞彙,可是對賈麗微這個再普通不過的女人來說,卻-
是最奢侈的了。-

-自從她的老公死了以後,賈麗微就一直是單身,不是沒有男人追求她,而是
-她害怕,害怕一個走進她生活的男人會對她唯一的兒子不好。所以就一直委屈著-
自己,全心全意的撫養教育著小風這個不爭氣的孩子。-
-
多久沒碰過男人了?多久沒被男人溫柔而有力的雙手愛撫了?連她自己都快
-記不清楚了。-
-
自慰?她哪裡會不懂,這幾年,每當慾望來襲的時候,自己的青蔥玉指就是-
幫她趕走寂寞的親密夥伴。只是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
-孩子會對她提出這種無恥的要求。-
-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從來都沒有……〕
--
〔靠,真當我是傻屄啊。不會手淫,又不去外面勾引男人,難道你不是女人-
嗎,不怕把自己憋死嗎。〕
--
〔你……你混蛋,你這個惡魔,我是不會那麼做的,你趕緊……〕
-
-就在賈麗微還想繼續斥責高飛的時候,眼前惡魔少年卻淫笑的拿起了手中的-
電話,這個動作再一次把賈麗微嚇蒙了,她很清楚拒絕高飛會給她的兒子帶來多
-大的災難。
--
〔別……阿姨……阿姨聽你的……〕-
-
〔哈哈哈,這就對了嗎,我就喜歡聽話的阿姨,該怎麼玩還用我給你指點一-
下嗎?〕
--
〔不……不用,阿……阿姨自己來。〕
--
此時的賈麗微已經放棄了一切希望,她知道已經無法再挽回了。可是在一個
-男孩子的面前做那種事情,真的讓她感覺很羞恥啊。
-
-高飛,一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即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看到自己手
-淫的人。
-
-心碎又能怎麼樣?羞恥又能怎麼樣?還得照做不誤啊。
-
-就在高飛的眼前,賈麗微麻木的彎下腰將裙襬提到腰部,自己的整個下身已
-經暴露出來,可當她正要脫下褲襪時,不知道為什麼,卻被高飛制止了。-
-
〔咳,不用那麼麻煩的,把奶子露出來,隔著絲襪和內褲摸就行了哦,嘿嘿。〕-

-其實高飛已經拿死了賈麗微的弱點,根本不用這麼費勁的,哪怕他直接把她
-按在床上狠狠的操,賈麗微也不敢拒絕的。
-
-可高飛可怕的地方就在這裡,他只想慢慢的玩,就像貓捉老鼠一樣,先玩夠-
了,最後再吃掉。
--
趁這個機會,高飛打開了電腦,放起了非常幽雅動聽的音樂,可是在這種環
-境下聽起來卻顯得異常的淫靡。
--
賈麗微羞紅著臉照辦了,脫下白色的職業女性才穿的西裝外套,顫抖的解開
-裡面的襯衫,露出了被白色乳罩包裹的豪乳,此時這位衣衫不整的美熟婦就坐在
-茶几上,分開了性感的雙腿,讓自己飽滿的陰戶對著高飛的臉。
--
隨之而來的是那既銷魂又齷齪的表演。
--
賈麗微的心在流淚,不,確切的說是在流血,雖然感到萬分的恥辱,可為了-
自己的兒子,她還是將一隻手貼在鼓鼓的陰戶上,輕輕地撫摸起來,另一隻手則-
輕輕托住了那半露的豪乳。-

-看到眼前正在手淫的這個豔熟的美婦,高飛手中的中華煙燒的更快了,
--
雖然心裡是無比的激動,可高飛還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控制,再控制。
-因為他還想慢慢的玩,想玩的更加徹底,好像只有這樣才會顯得更有情趣。-

-已經三天沒手淫了,手指剛剛觸摸到陰唇的時候,身體就馬上顫抖起來。這-
種平時夜裡很熟悉很放縱的行為在此時卻變的那麼拘謹,那麼生澀,那麼羞恥。
--
這是為什麼呢?只因為高飛的存在。-

-女人,絕大多數的女人都是很羞澀的,不會像男人那麼不要臉。男人可以明-
目張膽的去KTV和洗浴找特服,可以毫無顧忌的在網絡裡獵豔。-
-
可女人呢,又有幾個女人敢那麼做?因為她們會因為這種行為而感到羞恥。-
-
賈麗微當然也不例外,她也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年女性,一個孩子的母親。-
此時的賈麗微已經羞紅了臉,眼淚就在眼圈不停的打轉,根本不敢注視高飛這個-
小惡魔。-

-慾望,是任何一個女人都不得不面對的現實,賈麗微也一樣。
--
此時的她只能輕輕的撫摸自己的陰唇,根本不敢觸碰那無比敏感的小豆豆,-
因為她怕自己會失控,怕自己會更難堪,最重要的,她怕那樣會更刺激高飛的獸
-欲。
-
-可即使這樣,那種在別人面前暴露的羞恥和快感也不停的侵襲著她的性神經,-
賈麗微努力的控制,再控制,表情反而像受刑那樣的痛苦。-
-
陰戶已經濕潤了,乳頭也變的堅硬了,手淫的快感和被視奸的另類刺激已經-
讓她有一點點的興奮了。
-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高跟鞋是什麼時候被高飛脫下來的,標緻的玉足就像一件
-藝術品一樣,被性感的肉絲包裹著,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此時高飛正用他的鹹豬手愛撫著賈麗微標準的肉絲美腿,嗅著她絲襪美腳上-
的特殊氣味,那種散發著母性氣息並混合著皮革香味的秀足已經讓這個不良少年-
徹底的沉醉了。
-
-美腿上傳來了酥癢的感覺……-

-〔小飛……你……不要這樣……〕
-
-〔好阿姨,你的肉絲實在是太誘人了,好滑好膩,還有這漂亮的腳丫,我真
-的好喜歡。〕-

-剛才還凶神惡煞的高利貸,此時說起話來卻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裹著肉絲的腳趾已經進入了高飛的嘴裡,被高飛貪婪的吸允著,那痴迷的動
-作就像是小孩子在甜食冰激凌上的巧克力一樣。
-
-〔這可是阿姨穿了一整天的原味絲襪啊,味道真的好極了,還有這漂亮的肉
-足,簡直是太完美了。〕-

-〔小飛……髒……〕
--
第一次,又是第一次,這麼多年還從來沒人舔過她的絲襪和腳丫,連她死去-
的丈夫也沒這麼做過。-

-本來賈麗微還想繼續拒絕高飛的,可看到高飛只是在撫摸自己的肉絲小腿,
-把玩舔弄著自己走路的腳,還沒有做出什麼太過分的舉動,就忍下來了。-
-
看著眼前這個有點貪婪的孩子,她竟然產生了一絲憐憫,因為一直恪守婦道-
的賈麗微並不知道自己的絲襪和玉足對這個有點變態的少年究竟有多麼大的殺傷-
力。
--
此時粘滿口水的絲足已經緊緊的貼在了高飛的臉上,不停的摩擦起來。-

-〔阿姨的絲襪真的好香,好滑啊,我都快忍不住了呢。〕-
-
現在賈麗微還沒有意識到有多麼的危險,可是手指帶來的快感卻讓她的呼吸-
越來越急促,她真的好想再加快速度,真的好想揉一揉敏感的小豆豆,可是……-

-賈麗微努力的想讓自己清醒,不停的做著思想鬥爭,我……我不能在一個孩
-子面前自慰到高潮啊,我一定要忍住啊,因為那樣實在是太羞恥了,可是乳頭還-
有下面的那種刺激的感覺……-

-就在賈麗微還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時,高飛卻做出了更過分的舉動。-
-
只見一根不是太粗卻很長的雞巴正在享受著兩隻肉絲美足的按摩,而高飛的
-表情竟像是要升天一樣,不停的感慨起來。-

-〔我的媽呀,從來沒玩過這麼誘人的絲襪,這麼漂亮的肉腳啊,這到底是什-
麼感覺啊,爽,實在是爽啊,哦,原味的肉絲和我的雞巴……〕
--
恩?腳上怎麼會有硬硬的東西,還怎麼有彈性。
-
-直到聽見了高飛的感慨,賈麗微猛的睜開了雙眼,映如眼簾的是一根已經許
-久許久沒感受過的男人的雞巴。
-
-〔你……你這流氓,你怎麼能這樣?放開我的腳,你……〕-

-此時的賈麗微奮力掙紮著抽回了自己的一雙絲足,臉上佈滿了嬌羞和憤怒。-
-
這是為什麼?難道她不需要嗎?
--
當然不是,她需要,甚至比任何成熟的女人都需要,可是她不能那麼做,因
-為她不是一個放蕩的女人,最大的原因是眼前那個玩弄她的人不是她死去的丈夫。
--
如果她那個有點木衲的丈夫會玩的這麼放縱,這麼有情趣,賈麗微一定會很-
欣喜的。-
-
可眼前這個人是欺負她兒子,逼她做下流事的壞孩子,她當然會變的憤怒。-
賈麗微緊閉雙腿,手指也從內褲裡抽了出來,雙臂環抱,注視著眼前這個不良少-
年。-

-而高飛則壞笑著仰在沙發上,再一次過起了煙癮,那淫邪的眼神頓時讓賈麗
-微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
-〔靠,阿姨好不經誇啊,剛說你聽話,就學會反抗了啊。小爺很生氣,後果-
很嚴重。剛才你好像還沒高潮吧,現在我命令你脫掉內褲和奶罩,就在我的眼前-
手淫,直到高潮為止。〕-
-
〔你休想,我是不會那麼做的。〕-

-〔操你媽的,怎麼總讓我廢話啊,現在我就讓小弟們把你兒子給打成豬頭。〕-
-
只要一提到兒子小風,賈麗微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真是蛇打七寸吶。
--
〔不要啊……不要……我……我……〕
--
〔呵呵,這就對了嗎,不過我現在還要求你在手淫的時候要呼喚我的名字哦,
-嘿嘿。〕-
-
〔這……這……這……〕
-
-崩潰,也許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賈麗微此時的感覺,恥辱的淚水不自覺的就-
順著俏麗的臉夾流淌下來。
-
-在他的眼前脫下內褲和胸罩自慰,還要呼喚他的名字,高飛他為什麼要這麼
-折磨我,他到底是個孩子,還是一個惡魔,可是不照他說的做,兒子就……
-
-就在這無法改變的事實面前,賈麗微還在無味的胡思亂想,可是還有用嗎?
-
-胸罩和內褲都脫的很慢,可是這不情願而又緩慢的動作卻更刺激了高飛的淫
-欲。
--
〔白領良家就是好啊,不愧是知識女性,連脫內褲的動作都這麼幽雅,比那-
些妓女和小女孩兒強多了,嘿嘿。好好的玩,別逼老子發飆哦。〕
-
-賈麗微顫抖著匹開了絲襪美腿,那最神秘的肉穴就暴露在高飛的眼前。經過
-剛才手指的洗禮,此時已經水汪汪的肉穴更讓高飛加重了呼吸。-
-
〔哇,這就是阿姨的肥肉屄啊,粘粘的,那麼豐滿,陰毛也這麼多這麼黑。
-哎,美中不足啊,就是陰唇有點黑啊。靠,還說沒去勾引男人?那怎麼可能變黑-
呢?〕-

-〔我……我沒有,那是我自己……〕
-
-因為自己的急於辯解,反而引來了高飛一陣陣的恥笑。
-
-〔哈哈哈,你不說我也明白了,一定是阿姨死了老公以後,長期不挨操,只-
能靠自摸來解決嘍,原來是自己給摸黑的啊。靠,何必那麼悲哀呢,想挨操,找-
組織啊。〕
--
別說是當著高飛的面手淫,即使再大的羞辱,賈麗微也必須要忍受啊。-
-
雙眼緊閉,手指再一次無奈的觸摸到了自己已經泥濘不堪的陰唇,輕輕的揉-
搓著。隨著手指和陰戶的親密接觸,一股又一股的電流不停刺激著她。
--
舒服,確實很舒服,可是賈麗微必須得壓抑這種快感,無論自己的慾望有多
-麼強烈,她都不能表露出來,因為她是個高素質的良家婦女。-
-
高飛的鼻子就在距離賈麗微的陰戶幾十公分的地方,仔細的觀察著這個成熟-
白領飽滿的騷屄,那陶醉的樣子就像一個癮君子剛溜過冰一樣。
-
-〔好騷,阿姨的肉屄真的好騷,這又肥又漲的騷屄,好像在流水啊。哎,不
-愧是個美女啊,連小屁眼都長的這麼精緻。〕-

-〔阿姨求……求你別……別看了……〕
--
這是什麼?一道綠色的光芒,就像黑夜裡狼的眼睛。-
-
不是狼,這裡怎麼會有狼呢,那時高飛的目光。-

-本來是打算慢慢玩下去的,要賈麗微在自己的面前叫他的名字手淫,可是那-
飽滿的肉穴和那誘惑的騷味讓他把自己的初衷早已拋到了九霄云外,就像一隻惡-
狼一樣撲到了賈麗微的身上。
--
雙手抱住她渾圓的大屁股,伸出了自己靈巧的舌頭,不斷的掃射著賈麗微騷-
嫩的陰唇。
-
-〔啊……高飛,你不能這樣啊,快放開我,你這是強姦,是犯罪啊。〕-

-犯罪?面對如此成熟的白領阿姨,現在的高飛已經完全被罪惡的心魔控制了,-
只要讓他玩爽了,哪怕事後判他個無期徒刑,他也不會在乎的,更不可能停止那
-些下流動作的。
--
賈麗微使盡全力想推開自己跨下那個貪婪的小惡魔,可是她的力氣卻變的越-
來越小,最後竟然放棄了抵抗。-
-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高飛玩夠了陰唇,已經開始舔弄起了最敏感的小豆豆,
-舌尖玩命的向陰道里鑽,牙齒來回的摩擦著黃豆粒,玩的不亦樂乎。肉穴的美妙-
讓高飛幾乎忘記了賈麗微軟嫩的雙乳。
--
怎麼了?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啊?
-
-此時賈麗微心裡不停的責問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舒服,這麼刺激,我正在被-
侵犯啊,被一個欺負自己兒子的無恥少年玩弄啊。
-
-可是這種難以抗拒的感覺……
--
不……我一定是為了不讓兒子受到傷害才會這樣的啊。
--
〔啊……啊……啊……〕-
-
看到賈麗微不在掙扎,高飛淫笑著伸出兩根手指,直接刺入了她嬌嫩的陰道,
-開始了玩命的抽插。
-
-〔啊……不……手指快拔出來啊……不要……〕
--
〔拔出來?別口是心非了,手指都讓你的騷屄給夾住了,裡面的小肉肉,真-
嫩啊,我插,我使勁插。〕-
-
一邊指奸,一邊輕咬著黃豆粒,這挑逗女人的花活都讓高飛用在了賈麗微的-
身上。
--
而被侵犯的賈麗微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因為她不想讓高飛察覺到自己的-
快感。別的女人都是享受快感,只有她,是在忍受。-
-
可是隨著手指速度的加快,臥室裡傳來了水膩的聲音。賈麗微再也忍不住了,-
她高潮了,因為那種感覺是任何女人都抵擋不住的。
--
〔啊……我……我……〕-

-賈麗微的身體不停的顫抖,不斷打著哆嗦,瞬間就站在了慾望的頂峰,隨之-
而來的是那一股一股的陰精,幾乎都噴射到了高飛的下巴和胸口上。-

-高潮後的賈麗微順勢倒在了茶几上,緊閉著雙眼,不停的喘息著,回味著高-
潮的餘韻,她幾乎忘記高飛的存在,以為自己一直都在夢裡。-

-〔我的天啊,真是太騷了,究竟多少年沒被男人玩弄了。靠,你是玩爽了,-
老子可憋了半天了,我要……嘿嘿。〕
-
-高飛像殺紅了眼似的,奮力的把賈麗微豐滿標緻的肉身抱到了地毯上,把她-
誘人的肉絲美腿架在自己的雙肩……
-
-這下賈麗微徹底的清醒了,連傻子都知道高飛要做什麼,她要努力的保護自-
己最後的一道防線,使勁的掙扎,遮擋自己最誘人的桃源洞。-

-〔放開我,你這混蛋,你不是人,你……〕
-
-晚了,什麼都晚了,高飛沒費什麼力氣就撥開了賈麗微的手,對著敞開的蜜-
洞使勁操了進去,奮力的抽插起來。
--
這回賈麗微真的絕望了,自己最後的一道防線就這麼輕易的被突破了。-

-〔啊……阿姨的騷洞真的好緊啊,不愧是良家啊,你老公真是沒福氣啊,這
-麼騷這麼緊的屄都沒命享受,那就讓我來灌滿它吧。〕-
-
提到老公,賈麗微流下了傷心的淚水,這個曾經只屬於老公的地方,可現在-
……-
-
高飛真的無愧小惡魔這個稱號,抽插肉穴的同時,還不停的嗅著美肉絲的香-
味,把玩著早已堅硬的乳頭。-
雖然心理上還在不斷的抗爭著,可是生理上……
-
-畢竟已經幾年都沒享受過男人溫柔的雙手和雄壯的雞巴,那種被把玩和被抽-
插的快感讓她漸漸的迷失方向了。-
-
這種快感……男人粗大的傢伙正在我的那裡……-

-可再怎麼說,賈麗微也是個有文化的良家淑女,不是個見到雞巴就沒有命的-
淫娃。
-
-為了減少負罪感,心裡不停呼喚著老公的名字,老公,你為什麼走的那麼早,-
如果今天有你在的話,我怎麼也不會遭受這種羞辱啊。
-
-是啊,如果眼前的男人是她的老公,賈麗微一定會用那勾魂的絲襪美腿夾住
-老公的腰,用她白皙的雙臂摟住他的脖子,伸出香滑的舌頭向他索吻。可這腦海-
裡的一切永遠都只能是幻想,永遠……
-
-〔騷阿姨,夾的我越來越緊了,我插,我插,我操死你這個騷逼。啊……實
-在是太刺激了,我快要忍不住了。〕
-
-一句話驚醒夢中人。-
-
〔不要……阿姨求你了,快拔出來,今天是危險期,會懷孕的啊。〕
-
-賈麗微哪裡知道,她越掙扎越這麼說就越能刺激高飛變態的慾望,隨著高飛
-身體一陣陣的冷顫,賈麗微被內射了。-
-
爽過之後的高飛並沒有馬上拔出來,而是撲在了賈麗微的身上,撫摸著她豐-
滿白皙的大奶子。
-
-〔射的好爽啊,阿姨,我好愛你,做我的女人吧……〕-

-〔啊……〕-
-
什麼聲音?怎麼聽起來那麼痛苦?-
-
原來是賈麗微一口咬在了高飛的肩膀上,這一口,真的夠狠的,肩膀已經流
-血了。-

-〔老大,你怎麼了?〕-

-鑽心的疼痛讓高飛噌的站了起來,三個小弟也迅速的衝進了臥室。奇怪的是
-三個人都沒穿褲子,幾根稚嫩的雞巴就裸露在外面,更可笑的是雞巴竟然是硬的。
--
原來幾個小混蛋給賈麗微的兒子小風吃了半片安眠藥之後,就一直趴在門逢
-看熱鬧。
--
看到這幾根硬邦邦的雞巴,高飛馬上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第一次被小弟看
-到自己這麼逑,面子上真掛不住啊。
-
-咳,現在有幾個年輕人不要面子呢,尤其像高飛這樣當大哥的。-

-〔操你媽的,臭婊子,敢咬老子,不想活了。你們幾個給我狠狠的玩這個老
-騷屄,氣死我了。〕-
-
幾個小弟都傻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實眼前這個性感的熟婦早就讓他-
們蠢蠢欲動了。-
-
〔都是傻逼呀,沒聽到我的命令啊,給我狠狠的蹂躪她。〕-
-
就在這個時候,賈麗微害怕了,顧不上穿衣服,站起身來就向客廳跑。可就-
這巴掌大的地方,跑的了嗎?
-
-哦,原來是賈麗微惦記自己的兒子小風,可剛要抱起因吃安眠藥而熟睡的兒-
子,就被幾個小弟按倒在客廳的地板上。-
-
〔小風,你怎麼樣了,別嚇媽媽啊。〕就在這時,高飛手裡拿著那打錢淫笑
-著走到賈麗微的身邊,注視著眼前這個無比成熟性感的良家。
--
〔呵呵,都被我操成那樣了,還裝貞烈呢,臭婊子,把老子咬成這樣,很h-
appy吧。便宜你們幾個了,給我記住了,想怎麼蹂躪她都行,就是不能射進-
騷屄裡,如果誰敢射進去,老子就把誰給閹了,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我們一定聽老大的。〕-
-
〔謝謝大哥,那我們現在……〕
-
-〔操你媽的,孺子不可教也,什麼都要當大哥的教啊,自己就沒點創意嗎?-
〕-
-
哎,連高飛這樣的不良少年都學會拽詞兒了,悲哀呀。-
-
正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
更所謂英雄不問出處,流氓不看歲數。
--
看到這幾個狗仗人勢的小弟那色咪咪的眼神,賈麗微此時已經心如死灰,她
-已經沒有一絲的指望了,只有兒子的安危還是讓她那麼惦記。-
-
〔兒子,小風,你快醒醒啊。〕-
-
〔操,不是告訴你了嗎,只是給他吃了半片安眠藥,沒事的。其實這也是為-
了你好啊,難道你還想讓他看我的兄弟們怎麼玩弄你嗎?嘿嘿。〕-

-幾個孩子急匆匆的撲到這個白領阿姨的身上,肥美的乳房,漲卟卟的騷屄,
-還有那標誌性的絲襪美腿,都佈滿了骯髒又稚嫩的手掌。
--
〔呵呵,怎麼不求我了,可能求求我,說點好聽的,或許我會考慮放過你的-
哦。〕
-
-雖然高飛這麼說了,可是賈麗微卻咬緊牙關,一言不發,任憑幾個小弟侵犯
-自己。-

-這是為什麼呢?難道她不想讓高飛放過自己嗎?難道她不想脫離這個無盡的
-地獄嗎?當然不是,因為高飛的所作所為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
-
-寧和君子打一架,不和流氓說句話。
-
-女人在流氓的面前越掙扎,越能刺激流氓的獸慾。
--
〔操,別說大哥沒提醒你們,最好別讓她給你們口交哦,萬一她把你們哪個
-的雞巴給咬斷了,下半輩子就只能當太監了,哈哈哈。〕
-
-〔謝謝大哥的提醒,嘿嘿,騷阿姨,我可要操你了,我要狠狠的操你的騷屄-
啦。〕
-
-撲的一聲,賈麗微的貞潔再一次的被男孩子侵犯了,另外的兩個小弟,一個-
還在把玩著她的肉絲和玉足,而另一個卻開始扣弄起賈麗微的小屁眼。
-
-被侮辱被嘲笑她都能忍受,可是屁眼的疼痛讓她無法再沉默下去了。
--
〔啊……不要碰那個地方啊,不要了……〕-
-
〔呵呵,阿姨的小屁眼還一動一動的呢,真可愛,看樣子好像從來都沒被操-
過吧,才一根手指就受不了了,一會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給你開開苞。〕
--
上樑不正下樑歪,有什麼樣的大哥,就會有什麼樣的小弟。
-
-〔不要啊,那裡不行的啊……〕-
-
高飛呢?他在做什麼?原來這個老大正在笑呵呵的注視著自己的幾個小弟不
-停的凌辱著這個成熟的良家呢。-

-〔我說華子,看你那個慫樣兒就知道你快射了,你們幾個都沒有資格射進她
-的陰道里,趕緊給老子拔出來,給我射在這個「好阿姨」的臉上,哈哈哈。〕-

-速度真快,這個叫華子的小弟瞬間就拔出了雞巴,對準了賈麗微俊俏的面孔
-狠狠的射出了自己腥臭的精液。
-
-而賈麗微呢?臉上全是白花花的液體,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任何一個男人
-看到都會感到心痛。
--
淚水,還是無盡的淚水……
-
-其中一個小弟好像是絲襪控,其他的兩個孩子都在玩弄賈麗微的乳房,陰戶
-和屁眼,而他卻只對賈麗微的肉絲美腿和玉足心有獨鍾,舔夠了美腳,就開始不
-停的撫摸賈麗微的絲襪美腿,甚至變態到把自己的雞巴放進了絲襪和大腿之間的
-縫隙,不停的抽插起來。-
-
而他的精液則獻給了賈麗微性感的肉絲,可這還不算完,在這個幼稚的小壞-
蛋射精之後,又把那隻沒遭受精液污染的絲襪從賈麗微的美腿上褪了下來,像系
-褲帶一樣纏在了自己的腰上。
--
身體接著被兩個射過精的小弟擺弄成了狗交的樣子,這個時候,那個剛才玩-
弄她屁眼的男孩子,就企圖侵犯賈麗微身體唯一的處女。-

-〔求……求你了,別弄那裡了,那裡真的不行的啊……〕
--
〔哎呀,疼死我了,實在是太緊了,怎麼也進不去啊,這是什麼屁眼啊,把-
雞巴的連筋都弄斷了,氣死我了,我打死你這肥屁股,我要把它打爛。〕
-
-啪……啪……啪,客廳裡傳來了清脆的響聲,那充滿肉慾的聲音聽起來既悅-
耳,又讓人感到悲哀。-

-開始賈麗微還咬緊牙關忍受著疼痛,可是隨著男孩子不停的抽打,賈麗微再
-也忍受不了。
-
-〔啊……不要啊……好疼的……〕
--
肥美的大屁股上佈滿了通紅的掌印,女人一聲聲的哀嚎會讓君子義憤填膺,-
反之就會讓讓變態的人更加的熱血沸騰。-

-〔哈哈哈,好過癮啊,華子把皮帶遞給我,今天我要抽的她皮開肉嶄,替我-
的雞巴報仇。〕-
-
還沒等皮帶遞過來,賈麗微就差點被嚇昏了。
-
-用皮帶懲罰,那不是過去日本鬼子和國民黨對付戰俘用的手段嗎?現在是和
-諧社會了,怎麼還會有這麼變態的人?怎麼還會有這麼無情的事發生呢?-
-
哎,看來現代人的心態還真是五花八門啊。-
-
高飛和賈麗微的眼神再次交織了……
-
-看到賈麗微那驚恐又顯淒美的目光,難道高飛就一點反應都沒有嗎?他這個-
不良少年就真的那麼沒有人性嗎?
-
-可是此時高飛的眼神看起來真的好奇怪。-
-
就在皮帶剛要抽到賈麗微的大屁股時,客廳裡卻忽然傳出了一聲大喝。
-
-〔我愛你,把皮帶給老子放下,我們不是法西斯,玩玩也就算了,你他媽-
的還想弄死誰啊。〕-
〔大哥……我……我……〕
-
-〔我你個腦袋,他媽的,給老子滾一邊去。你們兩個也是,都給我去那邊立
-正,知道嗎?〕
-
-雖然高飛對他們像對小狗一樣的呼來喝去,可老大的命令他們還是不敢違抗
-的,幾個小弟戀戀不捨的離開賈麗微的身體,低著頭站在了一邊。-

-而這時高飛就扔掉了煙頭,徑直向賈麗微的臥室走去,他要去做什麼?-
-
讓人大感意外的是,高飛出來的時候,手上卻拿著一條被子,蹲下身體蓋在
-了已經被侮辱的不成樣子的白領阿姨身上,溫柔的注視著她。
-
-〔其……其實我也並不想……〕-

-啪……客廳再次傳出了清脆的響聲,可這次已經不是打在賈麗微的屁股上了,-
而是打在了高飛這個不良少年的臉上。
-
-〔你不是人,給我滾,嗚……〕-
-
滿臉淚水,泣不成聲,無盡的憤怒,是此時這個白領麗人最真實的寫照。
-
-高飛這是怎麼了?完全沒有了剛才盛氣凌人的模樣和那種做大哥的威嚴?他
-剛剛在自己的小弟面前被賈麗微打了嘴巴,為什麼沒像剛才一樣繼續懲罰她?
-
-〔對不起,我……〕-
-
一臉的歉意,這是高飛嗎?是被打傻了?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呢?-
-
〔咳,這……這個留給我做個紀念吧。〕-

-高飛在說什麼?哦,原來高飛指的是纏在小弟身上的那條還沒被精液污染的
-肉色絲襪。
-
-〔滾……拿著錢帶著你的小弟給我滾,嗚……〕
-
-最讓人感到意外的是,高飛臨走的時候竟然把手裡的9000多塊錢悄悄的
-放在了客廳的鞋架上,難道他不是來要債的嗎?-

-在出門的一剎那,回頭注視賈麗微的那種眼神……,眼圈怎麼會有一絲的濕
-潤?高飛到底是怎麼了?-
-
離開以後,三個小弟像狗一樣跟在高飛的後面,誰也不敢做聲。-

-〔操你媽的,誰讓你們幾個那麼對人家的?〕-
-
〔大……大哥,剛才不是您老人家讓我們幾個懲罰那個阿姨的嗎?〕-

-〔對……對……是我讓我,是我這個混蛋讓你們那麼做的。操,我讓你們去
-死,你們怎麼都不去啊。〕
-
-〔這……〕-

-〔操,都他媽給我滾蛋,馬上從老子面前消失。〕-

-幾個小弟看到高飛那惡狠狠的樣子,都灰溜溜的離開了。-

-而高飛呢?一個人躺在公園的長椅子,不停的思索著,腦子裡接連的閃現出
-賈麗微那成熟性感的樣子,嘴裡也不住的念叨著。-
-
〔咳,剛才是有點太過分了,我這是怎麼了?心裡為什麼會這麼亂?也不是-
沒玩過女人,怎麼這回的感覺卻這麼奇怪呢。〕-

-〔對啊,我來幹什麼了?不是來要錢的嗎?為什麼臨走的時候我會鬼使神差-
的把錢留下呢?〕-
-
看到高飛領著幾個小弟離開了自己的家,賈麗微趕緊把兒子拽到客廳的沙發
-上,聽到兒子還在打著呼嚕,才放下心去洗澡。
--
這個白領麗人是幾乎每天都要洗澡的,可這回卻洗了很長時間,第一次洗的
-這麼徹底。洗過澡之後,又換了一身衣服,把家裡好好的打掃了一遍,才坐在了
-沙發上。
-
-等兒子醒來以後,賈麗微是真想狠狠的揍他一頓啊,可是看到兒子那張幼稚
-的臉,又收回了這個念頭,苦口婆心的教育起了小風。-
-
小風當然對這之前發生的事一無所知,還以為媽媽已經把問題圓滿的解決了。
-而小風這個連累母親的孩子在賈麗微的勸導下,也發誓從此不在沾賭,要好好學-
習報答媽媽的養育之恩。-
-
接下來的幾天,賈麗微都提前請了假,跑到小風所在的學校門口偷偷的觀察-
兒子,其實她更擔憂的是高飛這幫不良少年再來學校欺負小風。
-
-可幸運的是這幾個曾經欺負她和兒子的人沒在學校的門口再出現過,至少現
-在沒有。-

-夜晚,賈麗微獨自躺在床上欣賞著自己傲人的肉絲美腿,嘴裡不停的念叨著。-

-〔我的腿和腳真的那麼讓人著迷嗎?呵呵,看來看去,好像還真挺標緻的。
-可那天高飛為什麼要把錢留下呢?他不就是為了錢才來的嗎?還有他臨走時的那
-種眼神,怎麼感覺怪怪的,眼睛好像還有點濕潤的樣子……〕
--
〔其實……哎呀,我在想什麼啊,他是個把兒子引入歧途,還侵犯過我的壞-
蛋啊。〕-

-下面又傳來了一陣陣的瘙癢,慾望,那無盡的慾望再一次襲上了心頭。-
-
〔啊……老公……給我……〕
-
-手淫,還是手淫。-
-
嘴上不停的呼喚著「老公」,可是賈麗微這個性感迷人的成熟白領心裡究竟
-在想什麼呢?-
-
可無論她在想什麼,幻想都是無罪的,那個讓她終生「難忘」的噩夢已經結